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银河的博客

中国女性的性与爱

 
 
 

日志

 
 
关于我

  李银河(1952年2月4日-),北京人,中国社会学家,中国当代作家王小波之妻。1974年至1977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毕业后曾在光明日报做编辑,后来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科学研究。1982年赴美国,1988年获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此后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和任教,从1992年起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和教授。2003年以及2005年她都向两会提出同性婚姻的立法提案。2006年3月5日,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到她已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同性婚姻提案。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新职业  

2007-03-23 10:1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心灰意懒,连博客都懒得写。
  梭罗的一句话常常回响在耳边,他说:看四季的轮回难道就不算是一种职业吗?这个想法总是容易被人当作玩笑,难以认真对待。
   人们之所以不想认真对待他的话有几个原因:
  第一,以此为职业,靠什么吃饭?这是大多数人无法正式考虑他的建议的原因。可是,现在有一批人已经解决了吃饭的问题,这些人就可以认真考虑他的建议了。
  第二,不工作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社会,工作的价值都是绝对的,在日本,甚至有很多人干到过劳死。好像不工作的人就是坏人,是行尸走肉,生命就没有了意义。可是工作的生命就是有意义的生命吗?从已经在这个地球上活过并死去的亿万人的生命看,工作的人(如奴隶)与不工作的人(如贵族)相比,其生命并非更有意义或更无意义。感觉上前者的生命如果和后者有什么区别,只是更艰辛、更单调无趣、更可怜一些而已。
  第三,如果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来,活过与没活过又有什么区别呢?梭罗的职业虽然是在山野中观察四季的轮回,但是他毕竟留下了著作。我们可以只选择这个职业而不留任何痕迹吗?这真的可以是人生的一种选择吗?我现在倾向于认可。原因在于,所有已经留下痕迹的人和他们所留的痕迹最终还是会灰飞烟灭。所以如果才力不够,留不下什么痕迹也不要紧,也可以做这个选择。
  想清楚之后,我准备正式考虑梭罗的建议,将观察四季的轮回当作自己新的职业。当然,还有一点技术上的困难——我要在五年之后才退休,这个新职业要到那时才能真正实行。但是也不排除在精神上从此时此刻开始实行的可能性。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