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银河的博客

中国女性的性与爱

 
 
 

日志

 
 
关于我

  李银河(1952年2月4日-),北京人,中国社会学家,中国当代作家王小波之妻。1974年至1977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毕业后曾在光明日报做编辑,后来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科学研究。1982年赴美国,1988年获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此后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和任教,从1992年起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和教授。2003年以及2005年她都向两会提出同性婚姻的立法提案。2006年3月5日,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到她已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同性婚姻提案。

网易考拉推荐

自上而下推动民主化的可能性  

2008-07-11 08:00: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卫·休谟讲过一段话:“无论如何,知道什么东西最完美,肯定是有好处的,我们可以通过一些不会给社会造成太大动乱的、温和的改良和创新,使现行的体制或政府形式尽可能接近这一境界。”

    这正是我目前的想法。可是,我们知道什么东西最完美吗?答案有一个:我刚刚看到天则《内部文稿》中张旭昆先生的《中国政治民主化的可能途径》一文,感到它就是答案,它就是最完美的设想。

   从历史的经验看,凡是自下而上的社会变革都是血腥残酷的,而自上而下的改良则有可能避免动乱和血腥。张先生详细探讨了在我国实现自上而下渐进式民主的可能性。他设想了这个变革的两个阶段:第一阶段,表达自由(开报禁);第二阶段,结社自由(开党禁),最终实现普选。他的设想非常具体、详细,甚至具体到现存宣传部门干部的去向和待遇。

   问题在于,这个完美的设想缺乏一个原始推动力(第一推动力,最好的比喻就是上帝)。启动这个程序的力量在哪里呢?就像一辆熄火的车子,也许还是停在一个大上坡跟前的车子,由谁来启动它呢?如果说前面正好是个大下坡,不用启动,也许把闸一松车子自然就向前走了,恐怕我们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对于一个靠枪杆子打下来的政权,你想让它把自己的权力交给选举结果,那不是与虎谋皮吗?文章也说了,这个设想只能靠最高领导来启动,但是,他们为什么要启动这个有可能是自杀的程序呢?

   程序的启动无非是两个来源。一个是主动,一个是被动。主动启动要靠极大极纯的理想主义,这就需要共产党不考虑一己的私利,完全彻底以国家的进步、人民的幸福为目标。共产党并不是没有这种潜力的。有一次,我去看望杜润生,他神秘地透露:赵紫阳当初就有这种设想,已经着人研究政治民主化的具体步骤了。可惜,计划不得不中断了。另一个可能就是被动启动,那就是外部压力大到不改不行的程度,那就是社会对民主制度的需求大到非改不可的程度。前苏联可以作为共产党体制的例子,台湾可以作为中国文化的例子。换言之,无论在共产党体制之中,还是在中国文化之中,都有变革的种子,也都有变革的可能性和成功先例。所以,我们对中国的民主化应当抱有希望。

   至少,张先生的文章可以发表,我的这些言论也可以发表。这在三十年前是不能想象的。

  评论这张
 
阅读(69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