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银河的博客

中国女性的性与爱

 
 
 

日志

 
 
关于我

  李银河(1952年2月4日-),北京人,中国社会学家,中国当代作家王小波之妻。1974年至1977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毕业后曾在光明日报做编辑,后来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科学研究。1982年赴美国,1988年获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此后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和任教,从1992年起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和教授。2003年以及2005年她都向两会提出同性婚姻的立法提案。2006年3月5日,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到她已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同性婚姻提案。

网易考拉推荐

怎样看待“女人味”  

2010-05-04 09: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人味”本来不应当成为一个问题,从原始社会开始,人群就分为男人和女人,估计从那时开始,男人就有男人味,女人就有女人味。只不过不同的时空、不同的社会、不同的文化甚至不同的阶层对“女人味”的定义会有不同。

       在狩猎采集的时代,会打麋鹿大概是有“男人味”的表现,会采果子能找到可食用的植物块根是有“女人味”的表现。在中国传统社会中,三妻四妾、打老婆是“男人味”的表现,裹小脚、走起路来风摆荷叶是“女人味”的表现。我说“女人味”甚至在不同阶层有不同定义时,想到的是一位美国黑人妇女在一个女权大会上的著名演说。这位女士对美国女权运动中的白人中产阶级主流价值有意见,就在会上放了一炮,演讲标题是:“难道我就不是女人?”其中大讲她作为女奴怎样挨鞭子,干粗活。她对“女人味”的定义肯定跟一个白人银行家太太的定义不同。

       “女人味”在中国被当作一个问题郑重其事提出来是在改革开放之初。那时,国家百废待兴,人心思变。人们对此前的一切价值有一种狂热的颠覆冲动。长期以来,“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是主流意识形态,女人不但从闺房走出来,而且进入了传统上属于男人的领域,下大田锄地呀,开公共汽车呀,最前卫的甚至下了煤矿,那儿可完完全全是男人的领地。那时,在所有的商店里都买不到化妆品,全国的女人除了上台演节目都不化妆。都到1988年了,我从美国学了社会学回来,有一天突发奇想,坐在北京车道沟的马路牙子上数路上的女人有多少化了妆,多少没化妆。记得这个出于一时兴起的小型调查的结果是,只有三分之一的女人化了妆。大概是因为社会上“女人味”严重缺失吧,有一大批人包括搞妇女研究的都开始呼唤起女人应当恢复“女人气质”来,这是学术语言,用非学术语言来说就是:女人要有“女人味”。

       客观地说,我们现在的社会中,女人大多已经恢复“女人味”了,有那么多时尚杂志的引领,有占全国杂志封面90%的美女做榜样,中国的女人虽然不见得个个向林黛玉的方向努力,不见得个个按贤妻良母的标准要求自己,但是很多女孩肯定不是像我们年轻时那样把“铁姑娘”(文革时对能吃苦耐劳的女人的褒称)作为自己修炼的标准,而是有自己的一套“女人味”的标准了,其中有温柔、美丽,也许有顺从,甚至可能有性感,但是不一定有聪明、能干,更不会有攻击性、领袖欲。用比喻来说,就是小鸟依人、春藤绕树吧。

       我们怎样看待这个对中国古代社会女人气质的否定之否定的过程呢?我的看法是,我们也许应当否定“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的旧口号,但是取而代之的不应当是“时代不同了,男女不一样”,而应当是“时代不同了,女女不一样”。在这个经历了否定之否定的新时代,女人并没有全体回到宋朝或者清朝,有些女人的价值改变了,不太喜欢顺从,不太甘于辅佐男人的角色。有的女人愿意做小鸟,也有的女人愿意做人;有的女人愿意做春藤,也有的女人愿意做树。因此,新时代的“女人味”里面不仅应当包括温柔、美丽、顺从,还应当包括聪明、能干,甚至包括攻击性和领袖欲。按这个新标准来衡量,我们的前副总理吴仪难道缺少“女人味”吗?

  评论这张
 
阅读(11212)|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