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银河的博客

中国女性的性与爱

 
 
 

日志

 
 
关于我

  李银河(1952年2月4日-),北京人,中国社会学家,中国当代作家王小波之妻。1974年至1977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毕业后曾在光明日报做编辑,后来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科学研究。1982年赴美国,1988年获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此后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和任教,从1992年起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和教授。2003年以及2005年她都向两会提出同性婚姻的立法提案。2006年3月5日,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到她已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同性婚姻提案。

网易考拉推荐

性史有趣资料之二  

2011-05-01 09: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历史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已经无从查考,但是如果所说诋毁事件属实,至少可以证明批判和被批判者、迫害和被迫害者使用的是同一个话语体系,在这个话语体系中,小说里是不能写到性的,一旦沾边,就有可能被加上色情黄色小说的评价:“贾植芳是中国现代文学的教授,但是他对中国现代文学的名著和有名的进步作家和党员作家,却粗暴地加以诋毁。他也和其他的胡风分子唱着同样的曲调,把茅盾的《子夜》这部五四以来的现代文学的杰出作品说成是一部色情、黄色小说。”(习平:胡风集团骨干分子贾植芳的丑恶面目,1955.06.25)

*由于阶级分析的方法被运用到所有领域,音乐也不得不做出阶级区分。但是音乐中没有文字,划分音乐的阶级性就不可避免地陷入困境,最令人不解的是,凡是资产阶级的音乐都被冠以“色情”的罪名。看到这种区分,一般人(音乐家也一样)并不知道不同阶级的音乐是如何区分的,倒是从中得到一个信息:色情是坏的同义语,如果你要想说什么东西是坏的,你就说它是色情的:“我们从聂耳、冼星海以来的革命的音乐,并不是没有抒情性,更不是没有感情,只是没有资产阶级那种吟风弄月、对景伤情的颓废感情和庸俗低级的色情,而是相反地以极其鲜明和丰富的形式,表达了最先进的无产阶级的新的思想感情,表达了在无产阶级领导下觉悟起来的广大人民群众的思想感情。”(吕骥:为工农兵服务的音乐艺术——在中国音乐家协会第二次会员代表大会上的报告摘要,1960.09.23)

*由于阶级分析的方法被运用到所有领域,音乐也不得不做出阶级区分。但是音乐中没有文字,划分音乐的阶级性就不可避免地陷入困境,最令人不解的是,凡是资产阶级的音乐都被冠以“色情”的罪名。看到这种区分,一般人(音乐家也一样)并不知道不同阶级的音乐是如何区分的,倒是从中得到一个信息:色情是坏的同义语,如果你要想说什么东西是坏的,你就说它是色情的:“我们从聂耳、冼星海以来的革命的音乐,并不是没有抒情性,更不是没有感情,只是没有资产阶级那种吟风弄月、对景伤情的颓废感情和庸俗低级的色情,而是相反地以极其鲜明和丰富的形式,表达了最先进的无产阶级的新的思想感情,表达了在无产阶级领导下觉悟起来的广大人民群众的思想感情。”(吕骥:为工农兵服务的音乐艺术——在中国音乐家协会第二次会员代表大会上的报告摘要,1960.09.23) *在舞蹈上区分阶级像为音乐区分阶级一样困难,于是批判的人首先把呼啦圈舞跟色情连在一起,再把色情和资产阶级连在一起:“任何一种感情的产生,无论是自觉

 

*在舞蹈上区分阶级像为音乐区分阶级一样困难,于是批判的人首先把呼啦圈舞跟色情连在一起,再把色情和资产阶级连在一起:“任何一种感情的产生,无论是自觉不自觉,都是以理智和思想作为基础,具有明确的阶级性。抽象的情感是没有的。像“呼拉圈舞”那一类疯狂的、色情的、丑恶的所谓“舞蹈”,正是那种反动透顶、腐朽不堪的资产阶级没落情感的反映。而中国的《红绸舞》却表现了中国人民热爱新生活的欢腾鼓舞的思想感情。”(周巍峙:在毛泽东文艺思想的旗帜下,争取舞蹈艺术的更大繁荣!——在中国舞蹈艺术研究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的报告摘要,1960.10.12)

 

*在50年代,在批判武训传和胡风事件之后,批判空气渐浓,到反右运动时更是陡然升级,性在其中当然是首当其冲,它甚至都不会被直截了当地说出口,而是被称为“色情”,好像“性”这个字是一个脏字一样:“在文学创作中,出现了“为恋爱而写恋爱”的、乃至色情气味相当浓重的作品,也出现了顾影自怜、欣赏“身边琐事”、几乎没有任何思想性的作品。”(茅盾: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反对教条主义和小资产阶级思想,1957.03.18)

 

*在胡风事件中受到牵连的贾植芳有一条罪名:诋毁进步作家。历史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已经无从查考,但是如果所说诋毁事件属实,至少可以证明批判和被批判者、迫害和被迫害者使用的是同一个话语体系,在这个话语体系中,小说里是不能写到性的,一旦沾边,就有可能被加上色情黄色小说的评价:“贾植芳是中国现代文学的教授,但是他对中国现代文学的名著和有名的进步作家和党员作家,却粗暴地加以诋毁。他也和其他的胡风分子唱着同样的曲调,把茅盾的《子夜》这部五四以来的现代文学的杰出作品说成是一部色情、黄色小说。”(习平:胡风集团骨干分子贾植芳的丑恶面目,1955.06.25)

*由于阶级分析的方法被运用到所有领域,音乐也不得不做出阶级区分。但是音乐中没有文字,划分音乐的阶级性就不可避免地陷入困境,最令人不解的是,凡是资产阶级的音乐都被冠以“色情”的罪名。看到这种区分,一般人(音乐家也一样)并不知道不同阶级的音乐是如何区分的,倒是从中得到一个信息:色情是坏的同义语,如果你要想说什么东西是坏的,你就说它是色情的:“我们从聂耳、冼星海以来的革命的音乐,并不是没有抒情性,更不是没有感情,只是没有资产阶级那种吟风弄月、对景伤情的颓废感情和庸俗低级的色情,而是相反地以极其鲜明和丰富的形式,表达了最先进的无产阶级的新的思想感情,表达了在无产阶级领导下觉悟起来的广大人民群众的思想感情。”(吕骥:为工农兵服务的音乐艺术——在中国音乐家协会第二次会员代表大会上的报告摘要,1960.09.23) *在舞蹈上区分阶级像为音乐区分阶级一样困难,于是批判的人首先把呼啦圈舞跟色情连在一起,再把色情和资产阶级连在一起:“任何一种感情的产生,无论是自觉

 

  评论这张
 
阅读(41897)|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