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银河的博客

中国女性的性与爱

 
 
 

日志

 
 
关于我

  李银河(1952年2月4日-),北京人,中国社会学家,中国当代作家王小波之妻。1974年至1977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毕业后曾在光明日报做编辑,后来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科学研究。1982年赴美国,1988年获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此后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和任教,从1992年起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和教授。2003年以及2005年她都向两会提出同性婚姻的立法提案。2006年3月5日,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到她已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同性婚姻提案。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女人可不可以爱两个男人?   

2012-12-03 19: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早以前,有过一个电影,叫《周渔的火车》。该片的导演透露了该片难产的苦衷:本来情节设计是女主角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审查时没有通过,结果改成她在不同时段分别爱上这两个男人,片子才通过了审查。

   时值21世纪,这件事却让我找到了生活在慈禧太后时代的感觉。一个女人没有可能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吗?是生理上的不可能?是心理上的不可能?是道德上的不可能?还是没有这个权利?一个男人有没有可能同时爱上两个女人呢?

   有人争辩说,人在恋爱时有排他性。这是完全可能的。无论生理还是心理,爱情的对象一般来说比较单一。但是,同时爱上两个人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用证伪理论的逻辑,天鹅虽说绝大多数是白色的,但是只要有一只黑天鹅,”的,“道德”的。可是在那些脑海某个角落打下过这种“集体无意识”的中国男人,一旦看到某个女人居然能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就会感到很受伤,好象这个女人僭越了某种不成文法,大大地不成体统。 电影审查制度是大力提倡阶级斗争的时代的遗留物。在那个时代,一部电影的放映要闹到政治局讨论的程度,它的政治倾向、艺术情调、道德标准会引起全国性的大讨论、大批判,当事人有时要弄到判刑坐牢、受行政处分的程度,因此一度造成了全国只有八个戏能通过审查上演的可悲局面。现在,审查的标准放宽了一些,但是问题还是不小,《周渔的火车》就是明证。 天鹅是白色的不违反道德。一个人爱上两个人怎么就会不道德呢?她主观上如果没有玩弄或欺骗这两个男人的意思,怎么就会不道德呢?爱只是人的一种感觉,如果一种感觉也会不道德,那也太苛求、太压抑了。这种要求就像要求人不能同时爱上萝卜和白菜一样。虽说一般人都是“萝卜白菜各有各爱”,但是偏偏有一个人萝卜白菜都爱上了,难道她的道德就不如那些只爱一样的高尚了? 要是说到权利,那她就更加理直气壮了:一个有独立人格的公民,她当然有权利爱上两个人。如果她比较保守,她可以只表达对一个人的爱,而把对另一个人的爱藏在心里;如果她比较前卫,也不妨把对两个人的爱全都表达出来。无论如何,同时爱上两个人的权利她肯定是有的。别人不得干涉,也无法干涉。 有些人(包括审查的人)没有意识到,他们并不是认为一个人不应当同时爱上两个人,而仅仅是认为一个女人不应当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在纳妾合法的旧时代,中国男人很容易接受一个男人同时爱上两个女人的情况,中国离婚古训“七出”之条中有一条就是不许女人“嫉妒”,如果丈夫纳了妾,元配夫人是不可以“妒”的,一“妒”就要准备被“出”掉。看来,一个男人同时爱上两个、甚至三个、四个人都是“自然这个论断就被证伪了。同理,这世界上几十亿和已经过世的成千上万亿的人当中,只要有一个人有过同时爱上两个人的经历,一个人不会同时爱上两个人 很早以前,有过一个电影,叫《周渔的火车》。该片的导演透露了该片难产的苦衷:本来情节设计是女主角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审查时没有通过,结果改成她在不同时段分别爱上这两个男人,片子才通过了审查。 时值21世纪,这件事却让我找到了生活在慈禧太后时代的感觉。一个女人没有可能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吗?是生理上的不可能?是心理上的不可能?是道德上的不可能?还是没有这个权利?一个男人有没有可能同时爱上两个女人呢? 有人争辩说,人在恋爱时有排他性。这是完全可能的。无论生理还是心理,爱情的对象一般来说比较单一。但是,同时爱上两个人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用证伪理论的逻辑,天鹅虽说绝大多数是白色的,但是只要有一只黑天鹅,“天鹅是白色的”这个论断就被证伪了。同理,这世界上几十亿和已经过世的成千上万亿的人当中,只要有一个人有过同时爱上两个人的经历,“一个人不会同时爱上两个人”这一论断就被证伪了。人的个体差异那么大,我不信就没有这样一只同时爱上两个人的“黑天鹅”。 说到道德,我总要引用一句哲人的名言:“道德因地理而异。”翻过一道山梁,道德的就变成不道德的,反之亦然。在食人族的部落,吃人并这一论断就被证伪了。人的个体差异那么大,我不信就没有这样一只同时爱上两个人的黑天鹅

”的,“道德”的。可是在那些脑海某个角落打下过这种“集体无意识”的中国男人,一旦看到某个女人居然能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就会感到很受伤,好象这个女人僭越了某种不成文法,大大地不成体统。 电影审查制度是大力提倡阶级斗争的时代的遗留物。在那个时代,一部电影的放映要闹到政治局讨论的程度,它的政治倾向、艺术情调、道德标准会引起全国性的大讨论、大批判,当事人有时要弄到判刑坐牢、受行政处分的程度,因此一度造成了全国只有八个戏能通过审查上演的可悲局面。现在,审查的标准放宽了一些,但是问题还是不小,《周渔的火车》就是明证。

   说到道德,我总要引用一句哲人的名言:不违反道德。一个人爱上两个人怎么就会不道德呢?她主观上如果没有玩弄或欺骗这两个男人的意思,怎么就会不道德呢?爱只是人的一种感觉,如果一种感觉也会不道德,那也太苛求、太压抑了。这种要求就像要求人不能同时爱上萝卜和白菜一样。虽说一般人都是“萝卜白菜各有各爱”,但是偏偏有一个人萝卜白菜都爱上了,难道她的道德就不如那些只爱一样的高尚了? 要是说到权利,那她就更加理直气壮了:一个有独立人格的公民,她当然有权利爱上两个人。如果她比较保守,她可以只表达对一个人的爱,而把对另一个人的爱藏在心里;如果她比较前卫,也不妨把对两个人的爱全都表达出来。无论如何,同时爱上两个人的权利她肯定是有的。别人不得干涉,也无法干涉。 有些人(包括审查的人)没有意识到,他们并不是认为一个人不应当同时爱上两个人,而仅仅是认为一个女人不应当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在纳妾合法的旧时代,中国男人很容易接受一个男人同时爱上两个女人的情况,中国离婚古训“七出”之条中有一条就是不许女人“嫉妒”,如果丈夫纳了妾,元配夫人是不可以“妒”的,一“妒”就要准备被“出”掉。看来,一个男人同时爱上两个、甚至三个、四个人都是“自然道德因地理而异。翻过一道山梁,道德的就变成不道德的,反之亦然。在食人族的部落,吃人并不违反道德。一个人爱上两个人怎么就会不道德呢?她主观上如果没有玩弄或欺骗这两个男人的意思,怎么就会不道德呢?爱只是人的一种感觉,如果一种感觉也会不道德,那也太苛求、太压抑了。这种要求就像要求人不能同时爱上萝卜和白菜一样。虽说一般人都是”的,“道德”的。可是在那些脑海某个角落打下过这种“集体无意识”的中国男人,一旦看到某个女人居然能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就会感到很受伤,好象这个女人僭越了某种不成文法,大大地不成体统。 电影审查制度是大力提倡阶级斗争的时代的遗留物。在那个时代,一部电影的放映要闹到政治局讨论的程度,它的政治倾向、艺术情调、道德标准会引起全国性的大讨论、大批判,当事人有时要弄到判刑坐牢、受行政处分的程度,因此一度造成了全国只有八个戏能通过审查上演的可悲局面。现在,审查的标准放宽了一些,但是问题还是不小,《周渔的火车》就是明证。 萝卜白菜各有各爱,但是偏偏有一个人萝卜白菜都爱上了,难道她的道德就不如那些只爱一样的高尚了?

   要是说到权利,那她就更加理直气壮了:一个有独立人格的公民,她当然有权利爱上两个人。如果她比较保守,她可以只表达对一个人的爱,而把对另一个人的爱藏在心里;如果她比较前卫,也不妨把对两个人的爱全都表达出来。无论如何,同时爱上两个人的权利她肯定是有的。别人不得干涉,也无法干涉。

很早以前,有过一个电影,叫《周渔的火车》。该片的导演透露了该片难产的苦衷:本来情节设计是女主角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审查时没有通过,结果改成她在不同时段分别爱上这两个男人,片子才通过了审查。 时值21世纪,这件事却让我找到了生活在慈禧太后时代的感觉。一个女人没有可能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吗?是生理上的不可能?是心理上的不可能?是道德上的不可能?还是没有这个权利?一个男人有没有可能同时爱上两个女人呢? 有人争辩说,人在恋爱时有排他性。这是完全可能的。无论生理还是心理,爱情的对象一般来说比较单一。但是,同时爱上两个人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用证伪理论的逻辑,天鹅虽说绝大多数是白色的,但是只要有一只黑天鹅,“天鹅是白色的”这个论断就被证伪了。同理,这世界上几十亿和已经过世的成千上万亿的人当中,只要有一个人有过同时爱上两个人的经历,“一个人不会同时爱上两个人”这一论断就被证伪了。人的个体差异那么大,我不信就没有这样一只同时爱上两个人的“黑天鹅”。 说到道德,我总要引用一句哲人的名言:“道德因地理而异。”翻过一道山梁,道德的就变成不道德的,反之亦然。在食人族的部落,吃人并

   有些人(包括审查的人)没有意识到,他们并不是认为一个人不应当同时爱上两个人,而仅仅是认为一个女人不应当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在纳妾合法的旧时代,中国男人很容易接受一个男人同时爱上两个女人的情况,中国离婚古训 很早以前,有过一个电影,叫《周渔的火车》。该片的导演透露了该片难产的苦衷:本来情节设计是女主角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审查时没有通过,结果改成她在不同时段分别爱上这两个男人,片子才通过了审查。 时值21世纪,这件事却让我找到了生活在慈禧太后时代的感觉。一个女人没有可能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吗?是生理上的不可能?是心理上的不可能?是道德上的不可能?还是没有这个权利?一个男人有没有可能同时爱上两个女人呢? 有人争辩说,人在恋爱时有排他性。这是完全可能的。无论生理还是心理,爱情的对象一般来说比较单一。但是,同时爱上两个人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用证伪理论的逻辑,天鹅虽说绝大多数是白色的,但是只要有一只黑天鹅,“天鹅是白色的”这个论断就被证伪了。同理,这世界上几十亿和已经过世的成千上万亿的人当中,只要有一个人有过同时爱上两个人的经历,“一个人不会同时爱上两个人”这一论断就被证伪了。人的个体差异那么大,我不信就没有这样一只同时爱上两个人的“黑天鹅”。 说到道德,我总要引用一句哲人的名言:“道德因地理而异。”翻过一道山梁,道德的就变成不道德的,反之亦然。在食人族的部落,吃人并七出之条中有一条就是不许女人嫉妒 很早以前,有过一个电影,叫《周渔的火车》。该片的导演透露了该片难产的苦衷:本来情节设计是女主角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审查时没有通过,结果改成她在不同时段分别爱上这两个男人,片子才通过了审查。 时值21世纪,这件事却让我找到了生活在慈禧太后时代的感觉。一个女人没有可能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吗?是生理上的不可能?是心理上的不可能?是道德上的不可能?还是没有这个权利?一个男人有没有可能同时爱上两个女人呢? 有人争辩说,人在恋爱时有排他性。这是完全可能的。无论生理还是心理,爱情的对象一般来说比较单一。但是,同时爱上两个人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用证伪理论的逻辑,天鹅虽说绝大多数是白色的,但是只要有一只黑天鹅,“天鹅是白色的”这个论断就被证伪了。同理,这世界上几十亿和已经过世的成千上万亿的人当中,只要有一个人有过同时爱上两个人的经历,“一个人不会同时爱上两个人”这一论断就被证伪了。人的个体差异那么大,我不信就没有这样一只同时爱上两个人的“黑天鹅”。 说到道德,我总要引用一句哲人的名言:“道德因地理而异。”翻过一道山梁,道德的就变成不道德的,反之亦然。在食人族的部落,吃人并,如果丈夫纳了妾,元配夫人是不可以 很早以前,有过一个电影,叫《周渔的火车》。该片的导演透露了该片难产的苦衷:本来情节设计是女主角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审查时没有通过,结果改成她在不同时段分别爱上这两个男人,片子才通过了审查。 时值21世纪,这件事却让我找到了生活在慈禧太后时代的感觉。一个女人没有可能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吗?是生理上的不可能?是心理上的不可能?是道德上的不可能?还是没有这个权利?一个男人有没有可能同时爱上两个女人呢? 有人争辩说,人在恋爱时有排他性。这是完全可能的。无论生理还是心理,爱情的对象一般来说比较单一。但是,同时爱上两个人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用证伪理论的逻辑,天鹅虽说绝大多数是白色的,但是只要有一只黑天鹅,“天鹅是白色的”这个论断就被证伪了。同理,这世界上几十亿和已经过世的成千上万亿的人当中,只要有一个人有过同时爱上两个人的经历,“一个人不会同时爱上两个人”这一论断就被证伪了。人的个体差异那么大,我不信就没有这样一只同时爱上两个人的“黑天鹅”。 说到道德,我总要引用一句哲人的名言:“道德因地理而异。”翻过一道山梁,道德的就变成不道德的,反之亦然。在食人族的部落,吃人并的,一”的,“道德”的。可是在那些脑海某个角落打下过这种“集体无意识”的中国男人,一旦看到某个女人居然能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就会感到很受伤,好象这个女人僭越了某种不成文法,大大地不成体统。 电影审查制度是大力提倡阶级斗争的时代的遗留物。在那个时代,一部电影的放映要闹到政治局讨论的程度,它的政治倾向、艺术情调、道德标准会引起全国性的大讨论、大批判,当事人有时要弄到判刑坐牢、受行政处分的程度,因此一度造成了全国只有八个戏能通过审查上演的可悲局面。现在,审查的标准放宽了一些,但是问题还是不小,《周渔的火车》就是明证。 就要准备被掉。看来,一个男人同时爱上两个、甚至三个、四个人都是自然的,不违反道德。一个人爱上两个人怎么就会不道德呢?她主观上如果没有玩弄或欺骗这两个男人的意思,怎么就会不道德呢?爱只是人的一种感觉,如果一种感觉也会不道德,那也太苛求、太压抑了。这种要求就像要求人不能同时爱上萝卜和白菜一样。虽说一般人都是“萝卜白菜各有各爱”,但是偏偏有一个人萝卜白菜都爱上了,难道她的道德就不如那些只爱一样的高尚了? 要是说到权利,那她就更加理直气壮了:一个有独立人格的公民,她当然有权利爱上两个人。如果她比较保守,她可以只表达对一个人的爱,而把对另一个人的爱藏在心里;如果她比较前卫,也不妨把对两个人的爱全都表达出来。无论如何,同时爱上两个人的权利她肯定是有的。别人不得干涉,也无法干涉。 有些人(包括审查的人)没有意识到,他们并不是认为一个人不应当同时爱上两个人,而仅仅是认为一个女人不应当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在纳妾合法的旧时代,中国男人很容易接受一个男人同时爱上两个女人的情况,中国离婚古训“七出”之条中有一条就是不许女人“嫉妒”,如果丈夫纳了妾,元配夫人是不可以“妒”的,一“妒”就要准备被“出”掉。看来,一个男人同时爱上两个、甚至三个、四个人都是“自然道德的。可是在那些脑海某个角落打下过这种集体无意识的中国男人,一旦看到某个女人居然能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就会感到很受伤,好象这个女人僭越了某种不成文法,大大地不成体统。

    电影审查制度是大力提倡阶级斗争的时代的遗留物。在那个时代,一部电影的放映要闹到政治局讨论的程度,它的政治倾向、艺术情调、道德标准会引起全国性的大讨论、大批判,当事人有时要弄到判刑坐牢、受行政处分的程度,因此一度造成了全国只有八个戏能通过审查上演的可悲局面。现在,审查的标准放宽了一些,但是问题还是不小,《周渔的火车》就是明证。

 

  评论这张
 
阅读(39952)| 评论(2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