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银河的博客

中国女性的性与爱

 
 
 

日志

 
 
关于我

  李银河(1952年2月4日-),北京人,中国社会学家,中国当代作家王小波之妻。1974年至1977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毕业后曾在光明日报做编辑,后来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科学研究。1982年赴美国,1988年获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此后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和任教,从1992年起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和教授。2003年以及2005年她都向两会提出同性婚姻的立法提案。2006年3月5日,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到她已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同性婚姻提案。

网易考拉推荐

试金石   

2013-11-08 14: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创建了自己的世界,他便成了一个异体,将对抗袭向他的各种法则:万有引力、压迫、抵制和消灭。”诗人通过诗歌创造了一个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有自己的逻辑、秩序和结构,它是一个反熵的产物,因此,不仅会遭受到来自权力的有形的压迫,而且会遭受来自熵增趋势的无形的压迫,即前引的“万有引力”。当然,有言论自由和创作自由的社会就不会有权力的压抑和钳制了。如果一个社会要扼杀和压抑自己文化中最美丽的花朵,它必定是出了大问题。在这个社会中,假恶丑必定已经压制了真善美,奴役必定已经取代了自由,专制必定已经取代了民主。 布罗斯基的诗论还说:“诗,说到底,是重构的时间,无声的空间对它天然地怀有敌意。”空间为什么会对时间怀有敌意?因为空间一般都是一种实时的存在,而诗歌是重构

       在俄国历史上,出现过迫害诗人的事情,将诗人流放到西伯利亚,将其诗稿焚毁,不允许印行其诗集。例如俄国诗歌白银时代著名女诗人阿赫玛托娃的遭遇,他的丈夫被捕,儿子在流放地呆了十八年,她为这些经历写下了著名的《安魂曲》。而这些不朽的诗篇竟然都不能付诸文字,因为万一被发现她的儿子就更不会被释放了,所以用多个朋友分别背诵存储在大脑中的办法,才使这些诗歌得以保存下来和流传后世。

       正如布罗茨基所说:“语言及其文学,尤其是诗歌,是一个国家所具有的最好的东西。”诗歌是某一种语言的精华之作,是国家和民族的瑰宝,好的诗人就是国宝,因为他们创造出这一文化、文字、语言中最美好的花朵和果实。

一个人创建了自己的世界,他便成了一个异体,将对抗袭向他的各种法则:万有引力、压迫、抵制和消灭。”诗人通过诗歌创造了一个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有自己的逻辑、秩序和结构,它是一个反熵的产物,因此,不仅会遭受到来自权力的有形的压迫,而且会遭受来自熵增趋势的无形的压迫,即前引的“万有引力”。当然,有言论自由和创作自由的社会就不会有权力的压抑和钳制了。如果一个社会要扼杀和压抑自己文化中最美丽的花朵,它必定是出了大问题。在这个社会中,假恶丑必定已经压制了真善美,奴役必定已经取代了自由,专制必定已经取代了民主。 布罗斯基的诗论还说:“诗,说到底,是重构的时间,无声的空间对它天然地怀有敌意。”空间为什么会对时间怀有敌意?因为空间一般都是一种实时的存在,而诗歌是重构

       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权力会害怕诗歌和诗人呢?布罗斯基提出了一个解释:“当一个人创建了自己的世界,他便成了一个异体,将对抗袭向他的各种法则:万有引力、压迫、抵制和消灭。”诗人通过诗歌创造了一个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有自己的逻辑、秩序和结构,它是一个反熵的产物,因此,不仅会遭受到来自权力的有形的压迫,而且会遭受来自熵增趋势的无形的压迫,即前引的“万有引力”。当然,有言论自由和创作自由的社会就不会有权力的压抑和钳制了。如果一个社会要扼杀和压抑自己文化中最美丽的花朵,它必定是出了大问题。在这个社会中,假恶丑必定已经压制了真善美,奴役必定已经取代了自由,专制必定已经取代了民主。

       布罗斯基的诗论还说:“诗,说到底,是重构的时间,无声的空间对它天然地怀有敌意。”空间为什么会对时间怀有敌意?因为空间一般都是一种实时的存在,而诗歌是重构的时间,它或者重现了历史的情形,或者展示了未来的情形,或者憧憬与实时空间不同的情形,所以空间对诗歌天然怀有敌意。如果实时空间的状况跟历史、未来或其他空间相比过于恶劣,那它对诗歌就更是充满敌意,必欲灭杀之而后快。

       由此看来,一种语言中的优秀诗篇是一块试金石,它不仅可以标识一个社会文明发展的高度,而且可以看出一个社会当中有没有思想的自由。

一个人创建了自己的世界,他便成了一个异体,将对抗袭向他的各种法则:万有引力、压迫、抵制和消灭。”诗人通过诗歌创造了一个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有自己的逻辑、秩序和结构,它是一个反熵的产物,因此,不仅会遭受到来自权力的有形的压迫,而且会遭受来自熵增趋势的无形的压迫,即前引的“万有引力”。当然,有言论自由和创作自由的社会就不会有权力的压抑和钳制了。如果一个社会要扼杀和压抑自己文化中最美丽的花朵,它必定是出了大问题。在这个社会中,假恶丑必定已经压制了真善美,奴役必定已经取代了自由,专制必定已经取代了民主。 布罗斯基的诗论还说:“诗,说到底,是重构的时间,无声的空间对它天然地怀有敌意。”空间为什么会对时间怀有敌意?因为空间一般都是一种实时的存在,而诗歌是重构

 

  评论这张
 
阅读(18710)|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