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银河的博客

中国女性的性与爱

 
 
 

日志

 
 
关于我

  李银河(1952年2月4日-),北京人,中国社会学家,中国当代作家王小波之妻。1974年至1977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毕业后曾在光明日报做编辑,后来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科学研究。1982年赴美国,1988年获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此后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和任教,从1992年起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和教授。2003年以及2005年她都向两会提出同性婚姻的立法提案。2006年3月5日,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到她已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同性婚姻提案。

网易考拉推荐

毁誉参半   

2013-12-10 08: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且有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反恐,还不是控制言论的意思),出了一个斯诺登,就搞得声名狼藉。这个世界上,任何权力再想钳制言论恐怕难度越来越大了。每当我在网上发表一个言论,就会看到很多这样的跟帖:要是当年你早打一百次右派了。这样的言论不但没使我受到制裁,反而常常被网站置顶推荐,读者动辄上万,与社会热点有关的时评读者常常是几十万。 言论自由是自由了,批评和谩骂也很自由,几乎没有一个论点不是有人褒,有人贬,有人赞同,有人反对。有争议已经成为常态,不再是异态了。有些人很同情我的处境,好心好意甚至苦口婆心地规劝我:何必呢?你本来可以平静度日,不会遭到这么多人的反对甚至谩骂的,不是吗?真的,这是何必呢。思来想去,我想明白一件事:除了你只说废话,即人人都认可的话,就必定会陷入褒贬不一的境地。所谓废话就是完全没有争议的人人认可的话,如摩西十诫:你不能杀人,不能偷盗,等等。再如:要遵纪守法,要有爱心,等等。只要是出了这个范围的言论

 

,必定会有争议,有臧否,必定毁誉参半。你说民主好,他说你食洋不化;你说自由好,他说你是卖国贼;你说贫富分化不好,他说这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你说人生孤独,他说是因为你没嫁人。几乎所有的话语都是毁誉参半,有的甚至是对牛弹琴,鸡同鸭讲。 为什么所有不属于废话的言论都会毁誉参半?道理很简单:那是因为人们的社会地位不同,生存环境不同,价值观念不同。此人之美酒佳肴乃彼人之穿肠毒药。想明白这一点,对于所有的毁誉褒贬就都不会太在意了。

    还在很年轻的时候,刚刚开始出版了几本学术书,我就在杂志的人物臧否中得到一个令我心中忐忑并大惑不解的评价,说我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当时,文革的思想专制余威尚存,有争议可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如果观点正确,就不该有争议,不该有人反对;如果有争议,有人反对,就可能是错误的,至少是对错没有定论的。一个人怎么能发表错误的言论,或者是对错没有定论的言论呢?这是到文革结束的几十年间人们的普遍思维定式,是文化专制主义始终贯彻如一的言论尺度。

    后来,感觉上言论自由的尺度宽松了很多,很多过去一发表就会被立即打成右派送去劳改的言论都发表出来了。一开始因为只有报刊书籍这样的纸媒,所以言论尺度还是经过编辑审查的,后来有了互联网,审查就几乎被完全彻底地废掉了。不是有关方面不愿审查,而是审查从技术上成为一个不可能实现的高难度任务,海内不能发海外能发,博客不能发私人电邮能发。总不能审查所有的私人电邮。美国那么强大的技术力量,而且有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反恐,还不是控制言论的意思),出了一个斯诺登,就搞得声名狼藉。这个世界上,任何权力再想钳制言论恐怕难度越来越大了。每当我在网上发表一个言论,就会看到很多这样的跟帖:要是当年你早打一百次右派了。这样的言论不但没使我受到制裁,反而常常被网站置顶推荐,读者动辄上万,与社会热点有关的时评读者常常是几十万。

且有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反恐,还不是控制言论的意思),出了一个斯诺登,就搞得声名狼藉。这个世界上,任何权力再想钳制言论恐怕难度越来越大了。每当我在网上发表一个言论,就会看到很多这样的跟帖:要是当年你早打一百次右派了。这样的言论不但没使我受到制裁,反而常常被网站置顶推荐,读者动辄上万,与社会热点有关的时评读者常常是几十万。 言论自由是自由了,批评和谩骂也很自由,几乎没有一个论点不是有人褒,有人贬,有人赞同,有人反对。有争议已经成为常态,不再是异态了。有些人很同情我的处境,好心好意甚至苦口婆心地规劝我:何必呢?你本来可以平静度日,不会遭到这么多人的反对甚至谩骂的,不是吗?真的,这是何必呢。思来想去,我想明白一件事:除了你只说废话,即人人都认可的话,就必定会陷入褒贬不一的境地。所谓废话就是完全没有争议的人人认可的话,如摩西十诫:你不能杀人,不能偷盗,等等。再如:要遵纪守法,要有爱心,等等。只要是出了这个范围的言论    言论自由是自由了,批评和谩骂也很自由,几乎没有一个论点不是有人褒,有人贬,有人赞同,有人反对。有争议已经成为常态,不再是异态了。有些人很同情我的处境,好心好意甚至苦口婆心地规劝我:何必呢?你本来可以平静度日,不会遭到这么多人的反对甚至谩骂的,不是吗?真的,这是何必呢。思来想去,我想明白一件事:除了你只说废话,即人人都认可的话,就必定会陷入褒贬不一的境地。所谓废话就是完全没有争议的人人认可的话,如摩西十诫:你不能杀人,不能偷盗,等等。再如:要遵纪守法,要有爱心,等等。只要是出了这个范围的言论,必定会有争议,有臧否,必定毁誉参半。你说民主好,他说你食洋不化;你说自由好,他说你是卖国贼;你说贫富分化不好,他说这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你说人生孤独,他说是因为你没嫁人。几乎所有的话语都是毁誉参半,有的甚至是对牛弹琴,鸡同鸭讲。

    为什么所有不属于废话的言论都会毁誉参半?道理很简单:那是因为人们的社会地位不同,生存环境不同,价值观念不同。此人之美酒佳肴乃彼人之穿肠毒药。想明白这一点,对于所有的毁誉褒贬就都不会太在意了。

还在很年轻的时候,刚刚开始出版了几本学术书,我就在杂志的人物臧否中得到一个令我心中忐忑并大惑不解的评价,说我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当时,文革的思想专制余威尚存,有争议可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如果观点正确,就不该有争议,不该有人反对;如果有争议,有人反对,就可能是错误的,至少是对错没有定论的。一个人怎么能发表错误的言论,或者是对错没有定论的言论呢?这是到文革结束的几十年间人们的普遍思维定式,是文化专制主义始终贯彻如一的言论尺度。 后来,感觉上言论自由的尺度宽松了很多,很多过去一发表就会被立即打成右派送去劳改的言论都发表出来了。一开始因为只有报刊书籍这样的纸媒,所以言论尺度还是经过编辑审查的,后来有了互联网,审查就几乎被完全彻底地废掉了。不是有关方面不愿审查,而是审查从技术上成为一个不可能实现的高难度任务,海内不能发海外能发,博客不能发私人电邮能发。总不能审查所有的私人电邮。美国那么强大的技术力量,而  

  评论这张
 
阅读(12447)|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