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银河的博客

中国女性的性与爱

 
 
 

日志

 
 
关于我

  李银河(1952年2月4日-),北京人,中国社会学家,中国当代作家王小波之妻。1974年至1977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毕业后曾在光明日报做编辑,后来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科学研究。1982年赴美国,1988年获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此后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和任教,从1992年起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和教授。2003年以及2005年她都向两会提出同性婚姻的立法提案。2006年3月5日,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到她已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同性婚姻提案。

网易考拉推荐

黄色与绿色   

2013-06-22 09: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林木的砍伐开垦少,所以能至今保持绿色;我们这里繁衍的人类数量过多,为生存、为开垦林地种植粮食、为战争,砍伐了过多的林木,所以才最终变成了黄色。无论成因是什么,现状就是如此,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环境。 在如此不同的地理和生存环境之中,当然会蕴育出不同的文化。一个明显的不同在于:他们那里的人彷佛是一个人单独面对自然,有一种动物般的孤独、清淡和单纯,人际关系轻薄寡淡,就连亲子关系都很单薄,更不必说亲属关系(兄弟姐妹,族亲姻亲),所以是一种个人主义的生存基调;我们这里的人却生活在粘稠的人际关系之间,所有的关注都投在人际关系的悲欢离合之中,所以是一种团体主义的生存基调。这团体也许是亲情团体,也许是工作团体,但是大家大都秉持着一种“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生存态度和生存方式。 这两种生存方式是各有利弊的:个人主义的生存方式比较单纯平淡,喜怒哀乐不行于色;团体主义的生存方式复杂强烈,伤心动肝撕心裂肺。前者要一个

 

人去面对生存和死亡这些事情;后者却可以有人陪伴去面对这一切。前者的生存常常会显得意义不足;后者的生存较少使人面对意义问题,因为它有太多的恩怨情仇裹挟其中,使人无暇顾及身后和超出世俗生活的问题。前者有更多的宗教意味,比较看重来世;后者更多的世俗味道,比较看重今世。在我看来,二者无所谓好与坏,只是不同的情调和生存态度而已。如果让我选择,凭我的个性,我或许更愿选择前者而不是后者,这就是我选择精神上孤独生活的原因之一。

在奥地利、瑞士和德国呆了半个多月,所到之处全是绿树茵茵湖光山色,印象与中国的观感十分不同,心中不知不觉地向地理决定论倾斜——有什么样的地理和生存环境就会产生什么样的文化和人性。

黄色和绿色,这就是两种文化基本色调的差异。他们那里河水是绿色的,我们的长江和黄河都是黄色的;他们的土地以树木花草的绿色为主,我们的土地以裸露的黄色为主;他们生活在绿色的树木和草地之间,我们生活在黄色的土地之上。这种区别在飞机上看就更明显:在欧洲,目光所及是一片绿色;在中国,目光所及是一片黄色。

这两种色调的成因也许仅仅来源于纯粹地理的因素:他们的河岸都被巨石和林木覆盖,没有水土流失,所以河水是绿色的(在雪山附近甚至是白色的,据说是因为山石中的矿物质所致);我们的河岸都是黄土,黄土被上游的河水裹挟而下,所以河水变成黄色的。但是也许其成因有人为因素:两边的土地原本都是被茂密的森林覆盖的,但是他们那里数千年来人类数量少,对林木的砍伐开垦少,所以能至今保持绿色;我们这里繁衍的人类数量过多,为生存、为开垦林地种植粮食、为战争,砍伐了过多的林木,所以才最终变成了黄色。无论成因是什么,现状就是如此,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环境。

,对林木的砍伐开垦少,所以能至今保持绿色;我们这里繁衍的人类数量过多,为生存、为开垦林地种植粮食、为战争,砍伐了过多的林木,所以才最终变成了黄色。无论成因是什么,现状就是如此,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环境。 在如此不同的地理和生存环境之中,当然会蕴育出不同的文化。一个明显的不同在于:他们那里的人彷佛是一个人单独面对自然,有一种动物般的孤独、清淡和单纯,人际关系轻薄寡淡,就连亲子关系都很单薄,更不必说亲属关系(兄弟姐妹,族亲姻亲),所以是一种个人主义的生存基调;我们这里的人却生活在粘稠的人际关系之间,所有的关注都投在人际关系的悲欢离合之中,所以是一种团体主义的生存基调。这团体也许是亲情团体,也许是工作团体,但是大家大都秉持着一种“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生存态度和生存方式。 这两种生存方式是各有利弊的:个人主义的生存方式比较单纯平淡,喜怒哀乐不行于色;团体主义的生存方式复杂强烈,伤心动肝撕心裂肺。前者要一个

在如此不同的地理和生存环境之中,当然会蕴育出不同的文化。一个明显的不同在于:他们那里的人彷佛是一个人单独面对自然,有一种动物般的孤独、清淡和单纯,人际关系轻薄寡淡,就连亲子关系都很单薄,更不必说亲属关系(兄弟姐妹,族亲姻亲),所以是一种个人主义的生存基调;我们这里的人却生活在粘稠的人际关系之间,所有的关注都投在人际关系的悲欢离合之中,所以是一种团体主义的生存基调。这团体也许是亲情团体,也许是工作团体,但是大家大都秉持着一种“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生存态度和生存方式。

,对林木的砍伐开垦少,所以能至今保持绿色;我们这里繁衍的人类数量过多,为生存、为开垦林地种植粮食、为战争,砍伐了过多的林木,所以才最终变成了黄色。无论成因是什么,现状就是如此,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环境。 在如此不同的地理和生存环境之中,当然会蕴育出不同的文化。一个明显的不同在于:他们那里的人彷佛是一个人单独面对自然,有一种动物般的孤独、清淡和单纯,人际关系轻薄寡淡,就连亲子关系都很单薄,更不必说亲属关系(兄弟姐妹,族亲姻亲),所以是一种个人主义的生存基调;我们这里的人却生活在粘稠的人际关系之间,所有的关注都投在人际关系的悲欢离合之中,所以是一种团体主义的生存基调。这团体也许是亲情团体,也许是工作团体,但是大家大都秉持着一种“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生存态度和生存方式。 这两种生存方式是各有利弊的:个人主义的生存方式比较单纯平淡,喜怒哀乐不行于色;团体主义的生存方式复杂强烈,伤心动肝撕心裂肺。前者要一个这两种生存方式是各有利弊的:个人主义的生存方式比较单纯平淡,喜怒哀乐不行于色;团体主义的生存方式复杂强烈,伤心动肝撕心裂肺。前者要一个人去面对生存和死亡这些事情;后者却可以有人陪伴去面对这一切。前者的生存常常会显得意义不足;后者的生存较少使人面对意义问题,因为它有太多的恩怨情仇裹挟其中,使人无暇顾及身后和超出世俗生活的问题。前者有更多的宗教意味,比较看重来世;后者更多的世俗味道,比较看重今世。在我看来,二者无所谓好与坏,只是不同的情调和生存态度而已。如果让我选择,凭我的个性,我或许更愿选择前者而不是后者,这就是我选择精神上孤独生活的原因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14115)|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