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银河的博客

中国女性的性与爱

 
 
 

日志

 
 
关于我

  李银河(1952年2月4日-),北京人,中国社会学家,中国当代作家王小波之妻。1974年至1977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毕业后曾在光明日报做编辑,后来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科学研究。1982年赴美国,1988年获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此后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和任教,从1992年起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和教授。2003年以及2005年她都向两会提出同性婚姻的立法提案。2006年3月5日,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到她已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同性婚姻提案。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虐恋来了?   

2013-07-18 05:5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样一个思想:一个在性方面完全没有禁忌的社会是不可想像的。但是他希望至少要保证人们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权利,以及改变规范的自由权利。我对中国文化在性方面总的看法并不乐观,但是我在此斗胆提出一个假设:假设中国文化的包袱对于我们不再是那么沉重;假设中国人除了吃饱穿暖传宗接代之外也有了一点对性快乐的要求;假设中国人也愿意有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假设中国人也喜欢使自己的生活变得更有趣、更快乐一些。 发布两条消息: 1、这期《花城》登了我的小说《爱情研究》,其中有虐恋情节。这是我的小说第一次在文学刊物上发表,感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 2、我的新书《我的生命哲学》近期面世,当当网有签名版。那天去签了两个钟头的名,手都酸了。7月28日在三联书店雕塑时光有个新书发布会,欢迎有兴趣的读者来聊天。

 

 

 

这样一个思想:一个在性方面完全没有禁忌的社会是不可想像的。但是他希望至少要保证人们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权利,以及改变规范的自由权利。我对中国文化在性方面总的看法并不乐观,但是我在此斗胆提出一个假设:假设中国文化的包袱对于我们不再是那么沉重;假设中国人除了吃饱穿暖传宗接代之外也有了一点对性快乐的要求;假设中国人也愿意有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假设中国人也喜欢使自己的生活变得更有趣、更快乐一些。 发布两条消息: 1、这期《花城》登了我的小说《爱情研究》,其中有虐恋情节。这是我的小说第一次在文学刊物上发表,感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 2、我的新书《我的生命哲学》近期面世,当当网有签名版。那天去签了两个钟头的名,手都酸了。7月28日在三联书店雕塑时光有个新书发布会,欢迎有兴趣的读者来聊天。     最近,西方有一本书正在畅销,书名叫《五十层灰》,写的是虐恋故事。据说销售狂潮直追《哈利波特》,已销售7000万册。商店里棉绳脱销,因为许多读者模仿书中情节大玩虐恋游戏。

虐恋这个词英文为杂志社转来的向其求助的虐恋个案。虽然数量微不足道,但至少证明,虐恋绝不是其他文化中特有的现象。 虐恋现象不仅是神秘、有趣的社会现象,而且在当今世界有着越来越重要的意义,而且可以预言,它在人类生活中所占的分量还会继续加重。这不仅是因为有更多的人参与虐恋活动,如福柯所言,“这种现象是一种比过去更为普遍的实践”,也不仅因为虐恋的形象在大众传媒中出现得越来越频繁,而且因为虐恋作为一种特殊的人类性倾向,对于理解人类的性本质与性活动、对于理解和建立亲密而强烈的人际关系、对于理解社会结构中的权力关系、对于理解一般人性及人的肉体和精神状况,都颇具启发性。 虐恋的意义之一就在于它使快感与生殖器官相分离,即福柯所谓“快感的非性化”。虐恋还有一个重大的哲学意义:对人性中非理性方面的揭示。虐恋有点像一种艺术活动,它是生活的艺术,是性的艺术,具有为非理性赋予正面价值的意义。此外,虐恋活动具有娱乐价值:它是一种成年人的游戏,是一种平常人的戏剧活动。它可以将寻常的生活变为戏剧。它为暗淡的生活增加色彩,为乏味的生活增加趣味,使平淡变为强烈,使疏远变为亲密。它又是一种优雅的消闲活动,这也是越来越多有钱有闲的人们参与其中的原因。说到有钱有闲,大多数中国人会略感不快,因为他们大多无钱无闲,我相信这也是虐恋活动在西方发达国家极为活跃而在中国却较为少见的原因之一。 福柯曾表达过sadomasochism,有时又简写为SM杂志社转来的向其求助的虐恋个案。虽然数量微不足道,但至少证明,虐恋绝不是其他文化中特有的现象。 虐恋现象不仅是神秘、有趣的社会现象,而且在当今世界有着越来越重要的意义,而且可以预言,它在人类生活中所占的分量还会继续加重。这不仅是因为有更多的人参与虐恋活动,如福柯所言,“这种现象是一种比过去更为普遍的实践”,也不仅因为虐恋的形象在大众传媒中出现得越来越频繁,而且因为虐恋作为一种特殊的人类性倾向,对于理解人类的性本质与性活动、对于理解和建立亲密而强烈的人际关系、对于理解社会结构中的权力关系、对于理解一般人性及人的肉体和精神状况,都颇具启发性。 虐恋的意义之一就在于它使快感与生殖器官相分离,即福柯所谓“快感的非性化”。虐恋还有一个重大的哲学意义:对人性中非理性方面的揭示。虐恋有点像一种艺术活动,它是生活的艺术,是性的艺术,具有为非理性赋予正面价值的意义。此外,虐恋活动具有娱乐价值:它是一种成年人的游戏,是一种平常人的戏剧活动。它可以将寻常的生活变为戏剧。它为暗淡的生活增加色彩,为乏味的生活增加趣味,使平淡变为强烈,使疏远变为亲密。它又是一种优雅的消闲活动,这也是越来越多有钱有闲的人们参与其中的原因。说到有钱有闲,大多数中国人会略感不快,因为他们大多无钱无闲,我相信这也是虐恋活动在西方发达国家极为活跃而在中国却较为少见的原因之一。 福柯曾表达过S-M杂志社转来的向其求助的虐恋个案。虽然数量微不足道,但至少证明,虐恋绝不是其他文化中特有的现象。 虐恋现象不仅是神秘、有趣的社会现象,而且在当今世界有着越来越重要的意义,而且可以预言,它在人类生活中所占的分量还会继续加重。这不仅是因为有更多的人参与虐恋活动,如福柯所言,“这种现象是一种比过去更为普遍的实践”,也不仅因为虐恋的形象在大众传媒中出现得越来越频繁,而且因为虐恋作为一种特殊的人类性倾向,对于理解人类的性本质与性活动、对于理解和建立亲密而强烈的人际关系、对于理解社会结构中的权力关系、对于理解一般人性及人的肉体和精神状况,都颇具启发性。 虐恋的意义之一就在于它使快感与生殖器官相分离,即福柯所谓“快感的非性化”。虐恋还有一个重大的哲学意义:对人性中非理性方面的揭示。虐恋有点像一种艺术活动,它是生活的艺术,是性的艺术,具有为非理性赋予正面价值的意义。此外,虐恋活动具有娱乐价值:它是一种成年人的游戏,是一种平常人的戏剧活动。它可以将寻常的生活变为戏剧。它为暗淡的生活增加色彩,为乏味的生活增加趣味,使平淡变为强烈,使疏远变为亲密。它又是一种优雅的消闲活动,这也是越来越多有钱有闲的人们参与其中的原因。说到有钱有闲,大多数中国人会略感不快,因为他们大多无钱无闲,我相信这也是虐恋活动在西方发达国家极为活跃而在中国却较为少见的原因之一。 福柯曾表达过S/MS&M这样一个思想:一个在性方面完全没有禁忌的社会是不可想像的。但是他希望至少要保证人们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权利,以及改变规范的自由权利。我对中国文化在性方面总的看法并不乐观,但是我在此斗胆提出一个假设:假设中国文化的包袱对于我们不再是那么沉重;假设中国人除了吃饱穿暖传宗接代之外也有了一点对性快乐的要求;假设中国人也愿意有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假设中国人也喜欢使自己的生活变得更有趣、更快乐一些。 发布两条消息: 1、这期《花城》登了我的小说《爱情研究》,其中有虐恋情节。这是我的小说第一次在文学刊物上发表,感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 2、我的新书《我的生命哲学》近期面世,当当网有签名版。那天去签了两个钟头的名,手都酸了。7月28日在三联书店雕塑时光有个新书发布会,欢迎有兴趣的读者来聊天。 ,这一概念最早是由艾宾 (Richard von Krafft-Ebing这样一个思想:一个在性方面完全没有禁忌的社会是不可想像的。但是他希望至少要保证人们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权利,以及改变规范的自由权利。我对中国文化在性方面总的看法并不乐观,但是我在此斗胆提出一个假设:假设中国文化的包袱对于我们不再是那么沉重;假设中国人除了吃饱穿暖传宗接代之外也有了一点对性快乐的要求;假设中国人也愿意有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假设中国人也喜欢使自己的生活变得更有趣、更快乐一些。 发布两条消息: 1、这期《花城》登了我的小说《爱情研究》,其中有虐恋情节。这是我的小说第一次在文学刊物上发表,感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 2、我的新书《我的生命哲学》近期面世,当当网有签名版。那天去签了两个钟头的名,手都酸了。7月28日在三联书店雕塑时光有个新书发布会,欢迎有兴趣的读者来聊天。 1840-1903) 创造的,是他首次将施虐倾向 (sadism) 与受虐倾向 (masochism) 这两个概念引进学术界,使之成为被广泛接受和使用的概念。我采用的 最近,西方有一本书正在畅销,书名叫《五十层灰》,写的是虐恋故事。据说销售狂潮直追《哈利波特》,已销售7000万册。商店里棉绳脱销,因为许多读者模仿书中情节大玩虐恋游戏。 “虐恋”这个词英文为sadomasochism,有时又简写为SM、S-M、SM或S&M,这一概念最早是由艾宾(RichardvonKrafft-Ebing,1840-1903)创造的,是他首次将施虐倾向(sadism)与受虐倾向(masochism)这两个概念引进学术界,使之成为被广泛接受和使用的概念。我采用的“虐恋”这一译法是我国老一辈社会学家潘光旦先生提出的。这个译法令人击节赞赏,因为它不仅简洁,而且表达出一层特殊含义:这种倾向与人类的恋爱行为有关,而不仅仅是施虐和受虐活动。 虐恋似乎是一个离中国相当遥远的世界,至少在表面上看是这样:中国既没有虐恋者的俱乐部,也没有很多虐恋者去心理医生那里求治。有西方人把这看成是中国的一个特色,他们说:“在中国的色情艺术品中,攻击性或虐恋的形象极其罕见。”然而我坚信,中国的文化虽然有其独特性,但中国人与世界上其他人的共同点多于不同点。这是基于我在中国与国外其他地方多年生活的经验之谈。在我多年的调查研究生涯中,也确实遇到过虐恋的个案:在关于女性的性与爱的调查中有虐恋个案,在关于男同性恋的调查中也有虐恋个案,还有从虐恋这一译法是我国老一辈社会学家潘光旦先生提出的。这个译法令人击节赞赏,因为它不仅简洁,而且表达出一层特殊含义:这种倾向与人类的恋爱行为有关,而不仅仅是施虐和受虐活动。

    虐恋似乎是一个离中国相当遥远的世界,至少在表面上看是这样:中国既没有虐恋者的俱乐部,也没有很多虐恋者去心理医生那里求治。有西方人把这看成是中国的一个特色,他们说:在中国的色情艺术品中,攻击性或虐恋的形象极其罕见。然而我坚信,中国的文化虽然有其独特性,但中国人与世界上其他人的共同点多于不同点。这是基于我在中国与国外其他地方多年生活的经验之谈。在我多年的调查研究生涯中,也确实遇到过虐恋的个案:在关于女性的性与爱的调查中有虐恋个案,在关于男同性恋的调查中也有虐恋个案,还有从杂志社转来的向其求助的虐恋个案。虽然数量微不足道,但至少证明,虐恋绝不是其他文化中特有的现象。

    虐恋现象不仅是神秘、有趣的社会现象,而且在当今世界有着越来越重要的意义,而且可以预言,它在人类生活中所占的分量还会继续加重。这不仅是因为有更多的人参与虐恋活动,如福柯所言,杂志社转来的向其求助的虐恋个案。虽然数量微不足道,但至少证明,虐恋绝不是其他文化中特有的现象。 虐恋现象不仅是神秘、有趣的社会现象,而且在当今世界有着越来越重要的意义,而且可以预言,它在人类生活中所占的分量还会继续加重。这不仅是因为有更多的人参与虐恋活动,如福柯所言,“这种现象是一种比过去更为普遍的实践”,也不仅因为虐恋的形象在大众传媒中出现得越来越频繁,而且因为虐恋作为一种特殊的人类性倾向,对于理解人类的性本质与性活动、对于理解和建立亲密而强烈的人际关系、对于理解社会结构中的权力关系、对于理解一般人性及人的肉体和精神状况,都颇具启发性。 虐恋的意义之一就在于它使快感与生殖器官相分离,即福柯所谓“快感的非性化”。虐恋还有一个重大的哲学意义:对人性中非理性方面的揭示。虐恋有点像一种艺术活动,它是生活的艺术,是性的艺术,具有为非理性赋予正面价值的意义。此外,虐恋活动具有娱乐价值:它是一种成年人的游戏,是一种平常人的戏剧活动。它可以将寻常的生活变为戏剧。它为暗淡的生活增加色彩,为乏味的生活增加趣味,使平淡变为强烈,使疏远变为亲密。它又是一种优雅的消闲活动,这也是越来越多有钱有闲的人们参与其中的原因。说到有钱有闲,大多数中国人会略感不快,因为他们大多无钱无闲,我相信这也是虐恋活动在西方发达国家极为活跃而在中国却较为少见的原因之一。 福柯曾表达过这种现象是一种比过去更为普遍的实践这样一个思想:一个在性方面完全没有禁忌的社会是不可想像的。但是他希望至少要保证人们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权利,以及改变规范的自由权利。我对中国文化在性方面总的看法并不乐观,但是我在此斗胆提出一个假设:假设中国文化的包袱对于我们不再是那么沉重;假设中国人除了吃饱穿暖传宗接代之外也有了一点对性快乐的要求;假设中国人也愿意有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假设中国人也喜欢使自己的生活变得更有趣、更快乐一些。 发布两条消息: 1、这期《花城》登了我的小说《爱情研究》,其中有虐恋情节。这是我的小说第一次在文学刊物上发表,感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 2、我的新书《我的生命哲学》近期面世,当当网有签名版。那天去签了两个钟头的名,手都酸了。7月28日在三联书店雕塑时光有个新书发布会,欢迎有兴趣的读者来聊天。 ,也不仅因为虐恋的形象在大众传媒中出现得越来越频繁,而且因为虐恋作为一种特殊的人类性倾向,对于理解人类的性本质与性活动、对于理解和建立亲密而强烈的人际关系、对于理解社会结构中的权力关系、对于理解一般人性及人的肉体和精神状况,都颇具启发性。

    虐恋的意义之一就在于它使快感与生殖器官相分离,这样一个思想:一个在性方面完全没有禁忌的社会是不可想像的。但是他希望至少要保证人们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权利,以及改变规范的自由权利。我对中国文化在性方面总的看法并不乐观,但是我在此斗胆提出一个假设:假设中国文化的包袱对于我们不再是那么沉重;假设中国人除了吃饱穿暖传宗接代之外也有了一点对性快乐的要求;假设中国人也愿意有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假设中国人也喜欢使自己的生活变得更有趣、更快乐一些。 发布两条消息: 1、这期《花城》登了我的小说《爱情研究》,其中有虐恋情节。这是我的小说第一次在文学刊物上发表,感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 2、我的新书《我的生命哲学》近期面世,当当网有签名版。那天去签了两个钟头的名,手都酸了。7月28日在三联书店雕塑时光有个新书发布会,欢迎有兴趣的读者来聊天。 即福柯所谓“快感的非性化”。 最近,西方有一本书正在畅销,书名叫《五十层灰》,写的是虐恋故事。据说销售狂潮直追《哈利波特》,已销售7000万册。商店里棉绳脱销,因为许多读者模仿书中情节大玩虐恋游戏。 “虐恋”这个词英文为sadomasochism,有时又简写为SM、S-M、SM或S&M,这一概念最早是由艾宾(RichardvonKrafft-Ebing,1840-1903)创造的,是他首次将施虐倾向(sadism)与受虐倾向(masochism)这两个概念引进学术界,使之成为被广泛接受和使用的概念。我采用的“虐恋”这一译法是我国老一辈社会学家潘光旦先生提出的。这个译法令人击节赞赏,因为它不仅简洁,而且表达出一层特殊含义:这种倾向与人类的恋爱行为有关,而不仅仅是施虐和受虐活动。 虐恋似乎是一个离中国相当遥远的世界,至少在表面上看是这样:中国既没有虐恋者的俱乐部,也没有很多虐恋者去心理医生那里求治。有西方人把这看成是中国的一个特色,他们说:“在中国的色情艺术品中,攻击性或虐恋的形象极其罕见。”然而我坚信,中国的文化虽然有其独特性,但中国人与世界上其他人的共同点多于不同点。这是基于我在中国与国外其他地方多年生活的经验之谈。在我多年的调查研究生涯中,也确实遇到过虐恋的个案:在关于女性的性与爱的调查中有虐恋个案,在关于男同性恋的调查中也有虐恋个案,还有从    虐恋还有一个重大的哲学意义:对人性中非理性方面的揭示。虐恋有点像一种艺术活动,它是生活的艺术,是性的艺术具有为非理性赋予正面价值的意义。此外,杂志社转来的向其求助的虐恋个案。虽然数量微不足道,但至少证明,虐恋绝不是其他文化中特有的现象。 虐恋现象不仅是神秘、有趣的社会现象,而且在当今世界有着越来越重要的意义,而且可以预言,它在人类生活中所占的分量还会继续加重。这不仅是因为有更多的人参与虐恋活动,如福柯所言,“这种现象是一种比过去更为普遍的实践”,也不仅因为虐恋的形象在大众传媒中出现得越来越频繁,而且因为虐恋作为一种特殊的人类性倾向,对于理解人类的性本质与性活动、对于理解和建立亲密而强烈的人际关系、对于理解社会结构中的权力关系、对于理解一般人性及人的肉体和精神状况,都颇具启发性。 虐恋的意义之一就在于它使快感与生殖器官相分离,即福柯所谓“快感的非性化”。虐恋还有一个重大的哲学意义:对人性中非理性方面的揭示。虐恋有点像一种艺术活动,它是生活的艺术,是性的艺术,具有为非理性赋予正面价值的意义。此外,虐恋活动具有娱乐价值:它是一种成年人的游戏,是一种平常人的戏剧活动。它可以将寻常的生活变为戏剧。它为暗淡的生活增加色彩,为乏味的生活增加趣味,使平淡变为强烈,使疏远变为亲密。它又是一种优雅的消闲活动,这也是越来越多有钱有闲的人们参与其中的原因。说到有钱有闲,大多数中国人会略感不快,因为他们大多无钱无闲,我相信这也是虐恋活动在西方发达国家极为活跃而在中国却较为少见的原因之一。 福柯曾表达过虐恋活动具有娱乐价值:它是一种成年人的游戏,是一种平常人的戏剧活动。它可以将寻常的生活变为戏剧。它为暗淡的生活增加色彩,为乏味的生活增加趣味,使平淡变为强烈,使疏远变为亲密。它又是一种优雅的消闲活动,这也是越来越多有钱有闲的人们参与其中的原因。说到有钱有闲,大多数中国人会略感不快,因为他们大多无钱无闲,我相信这也是虐恋活动在西方发达国家极为活跃而在中国却较为少见的原因之一。

这样一个思想:一个在性方面完全没有禁忌的社会是不可想像的。但是他希望至少要保证人们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权利,以及改变规范的自由权利。我对中国文化在性方面总的看法并不乐观,但是我在此斗胆提出一个假设:假设中国文化的包袱对于我们不再是那么沉重;假设中国人除了吃饱穿暖传宗接代之外也有了一点对性快乐的要求;假设中国人也愿意有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假设中国人也喜欢使自己的生活变得更有趣、更快乐一些。 发布两条消息: 1、这期《花城》登了我的小说《爱情研究》,其中有虐恋情节。这是我的小说第一次在文学刊物上发表,感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 2、我的新书《我的生命哲学》近期面世,当当网有签名版。那天去签了两个钟头的名,手都酸了。7月28日在三联书店雕塑时光有个新书发布会,欢迎有兴趣的读者来聊天。

    福柯曾表达过这样一个思想:一个在性方面完全没有禁忌的社会是不可想像的。但是他希望至少要保证人们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权利,以及改变规范的自由权利。我对中国文化在性方面总的看法不乐观,但是我在此斗胆提出一个假设:假设中国文化的包袱对于我们不再是那么沉重;假设中国人除了吃饱穿暖传宗接代之外也有了一点对性快乐的要求;假设中国人也愿意有选择性活动方式的自由;假设中国人也喜欢使自己的生活变得更有趣、更快乐一些。

 

最近,西方有一本书正在畅销,书名叫《五十层灰》,写的是虐恋故事。据说销售狂潮直追《哈利波特》,已销售7000万册。商店里棉绳脱销,因为许多读者模仿书中情节大玩虐恋游戏。 “虐恋”这个词英文为sadomasochism,有时又简写为SM、S-M、SM或S&M,这一概念最早是由艾宾(RichardvonKrafft-Ebing,1840-1903)创造的,是他首次将施虐倾向(sadism)与受虐倾向(masochism)这两个概念引进学术界,使之成为被广泛接受和使用的概念。我采用的“虐恋”这一译法是我国老一辈社会学家潘光旦先生提出的。这个译法令人击节赞赏,因为它不仅简洁,而且表达出一层特殊含义:这种倾向与人类的恋爱行为有关,而不仅仅是施虐和受虐活动。 虐恋似乎是一个离中国相当遥远的世界,至少在表面上看是这样:中国既没有虐恋者的俱乐部,也没有很多虐恋者去心理医生那里求治。有西方人把这看成是中国的一个特色,他们说:“在中国的色情艺术品中,攻击性或虐恋的形象极其罕见。”然而我坚信,中国的文化虽然有其独特性,但中国人与世界上其他人的共同点多于不同点。这是基于我在中国与国外其他地方多年生活的经验之谈。在我多年的调查研究生涯中,也确实遇到过虐恋的个案:在关于女性的性与爱的调查中有虐恋个案,在关于男同性恋的调查中也有虐恋个案,还有从发布两条消息:

1、这期《花城》登了我的小说《爱情研究》,其中有虐恋情节。这是我的小说第一次在文学刊物上发表,感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

2、我的新书《我的生命哲学》近期面世,当当网有签名版。那天去签了两个钟头的名,手都酸了。7月28日在三联书店雕塑时光有个新书发布会,欢迎有兴趣的读者来聊天。

  评论这张
 
阅读(37529)| 评论(1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