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银河的博客

中国女性的性与爱

 
 
 

日志

 
 
关于我

  李银河(1952年2月4日-),北京人,中国社会学家,中国当代作家王小波之妻。1974年至1977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毕业后曾在光明日报做编辑,后来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科学研究。1982年赴美国,1988年获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此后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和任教,从1992年起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和教授。2003年以及2005年她都向两会提出同性婚姻的立法提案。2006年3月5日,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到她已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同性婚姻提案。

网易考拉推荐

反色情大妈,我蔑视你们!   

2014-11-16 07:02:00|  分类: 股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这些人层次太低,如果听到他们,就脏了我的耳朵;如果提到他们,就脏了我的嘴。在国外,也有很激进的反色情人士,但是他们至少都是名作家、名律师什么的,这样的人才能对话,才值得对话。而对这些地痞流氓级的人渣,有什么可说的呢?后来看到他们居然演出了泼粪的全武行,引得杨锦麟老先生都出来鸣不平,请他们手下留情,放过我们这些性学家,再不出来说几句话,倒像是我们怕了他们似的。其实对于这些棺材瓤子,我们何尝有怕呢?他们的思想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了,我们这些活人怎么会怕这些早已死了几百年的人呢?

言论之二:手淫无害。这是现代性学的科学结论。认为手淫有害已被公认为“荒谬言论”,一般流行于18、19世纪。 言论之三:受国外资金支持。在我整个学术生涯中,国外资金支持的唯一一项研究是福特基金会资助的珠江三角洲女工状况研究。当时社科院是福特基金会的在华接待单位,故资助了一些社科院的研究项目。其他的研究资金全部来自社科院的院级所级项目资助,项目均如期高质量完成,研究专著有数十部,如果认为其中有“大放厥词”的地方,恳请一一指出,以便答辩。此外,呼吁书以惊悚的口吻讲到“受外国资金支持”,好像它本身已经成为罪名,泄露出一种义和团式的颟顸与冥顽不灵。 最令人惊异的是,他们竟然以为自己是“正能量”,他们代表的是最愚昧落后保守无耻的负能量,是与民主自由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立的负能量。他们的言论虽然极其不得人心,处于摇摇欲坠“坐以待毙”的境地,我觉得还是不能由着他们“大放厥词”,所以要出来给他们当头棒喝:醒醒吧,已经21世纪啦,不是大清朝啦。 我原来根本不想搭理他们,因    广州正在举办一年一度的性文化节,其中也听到一些噪音:一个反色情团体在网上呼吁,“要招募大量志愿者去广州性文化节宣传反色情,希望转播正能量的爱心人士一定去现场支持反色情!性文化节主办方展览的图片太色情、暴力、毒害青少年,特别无耻的是竟然计划115日去广州大学城宣传,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啦!部分性专家诸如李银河、彭晓辉为这些人层次太低,如果听到他们,就脏了我的耳朵;如果提到他们,就脏了我的嘴。在国外,也有很激进的反色情人士,但是他们至少都是名作家、名律师什么的,这样的人才能对话,才值得对话。而对这些地痞流氓级的人渣,有什么可说的呢?后来看到他们居然演出了泼粪的全武行,引得杨锦麟老先生都出来鸣不平,请他们手下留情,放过我们这些性学家,再不出来说几句话,倒像是我们怕了他们似的。其实对于这些棺材瓤子,我们何尝有怕呢?他们的思想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了,我们这些活人怎么会怕这些早已死了几百年的人呢? 流受国外资金支持,公开大放厥词,鼓吹同性恋、大学生性解放、手淫无害等荒谬言论,我们必须团结起来积极宣传反色情的意义,挽救中华民族,特别为了下一代的孩子。”

    我看这些人病得不轻,已经到了慌不择言满嘴撒村的程度,本来嘛,已经感到要“坐以待毙”的程度了,好像死前捯气儿一样,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

言论之二:手淫无害。这是现代性学的科学结论。认为手淫有害已被公认为“荒谬言论”,一般流行于18、19世纪。 言论之三:受国外资金支持。在我整个学术生涯中,国外资金支持的唯一一项研究是福特基金会资助的珠江三角洲女工状况研究。当时社科院是福特基金会的在华接待单位,故资助了一些社科院的研究项目。其他的研究资金全部来自社科院的院级所级项目资助,项目均如期高质量完成,研究专著有数十部,如果认为其中有“大放厥词”的地方,恳请一一指出,以便答辩。此外,呼吁书以惊悚的口吻讲到“受外国资金支持”,好像它本身已经成为罪名,泄露出一种义和团式的颟顸与冥顽不灵。 最令人惊异的是,他们竟然以为自己是“正能量”,他们代表的是最愚昧落后保守无耻的负能量,是与民主自由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立的负能量。他们的言论虽然极其不得人心,处于摇摇欲坠“坐以待毙”的境地,我觉得还是不能由着他们“大放厥词”,所以要出来给他们当头棒喝:醒醒吧,已经21世纪啦,不是大清朝啦。 我原来根本不想搭理他们,因

    就其中涉及我的几句话略加驳斥:

为这些人层次太低,如果听到他们,就脏了我的耳朵;如果提到他们,就脏了我的嘴。在国外,也有很激进的反色情人士,但是他们至少都是名作家、名律师什么的,这样的人才能对话,才值得对话。而对这些地痞流氓级的人渣,有什么可说的呢?后来看到他们居然演出了泼粪的全武行,引得杨锦麟老先生都出来鸣不平,请他们手下留情,放过我们这些性学家,再不出来说几句话,倒像是我们怕了他们似的。其实对于这些棺材瓤子,我们何尝有怕呢?他们的思想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了,我们这些活人怎么会怕这些早已死了几百年的人呢?     言论之一:鼓吹同性恋。我的确做过同性恋研究,并且多次向人大政协提出过同性婚姻法案。反对性倾向歧视是世界潮流,已经在LGBT群体的争取之下, 言论之二:手淫无害。这是现代性学的科学结论。认为手淫有害已被公认为“荒谬言论”,一般流行于18、19世纪。 言论之三:受国外资金支持。在我整个学术生涯中,国外资金支持的唯一一项研究是福特基金会资助的珠江三角洲女工状况研究。当时社科院是福特基金会的在华接待单位,故资助了一些社科院的研究项目。其他的研究资金全部来自社科院的院级所级项目资助,项目均如期高质量完成,研究专著有数十部,如果认为其中有“大放厥词”的地方,恳请一一指出,以便答辩。此外,呼吁书以惊悚的口吻讲到“受外国资金支持”,好像它本身已经成为罪名,泄露出一种义和团式的颟顸与冥顽不灵。 最令人惊异的是,他们竟然以为自己是“正能量”,他们代表的是最愚昧落后保守无耻的负能量,是与民主自由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立的负能量。他们的言论虽然极其不得人心,处于摇摇欲坠“坐以待毙”的境地,我觉得还是不能由着他们“大放厥词”,所以要出来给他们当头棒喝:醒醒吧,已经21世纪啦,不是大清朝啦。 我原来根本不想搭理他们,因入了联合国的反歧视共识文献,与反对性别歧视、种族歧视等一系列反歧视原则并列。

    言论之二:手淫无害。这是现代性学的科学结论。认为手淫有害已被公认为“荒谬言论”,一般流行于18 广州正在举办一年一度的性文化节,其中也听到一些噪音:一个反色情团体在网上呼吁,“要招募大量志愿者去广州性文化节宣传反色情,希望转播正能量的爱心人士一定去现场支持反色情!性文化节主办方展览的图片太色情、暴力、毒害青少年,特别无耻的是竟然计划11月5日去广州大学城宣传,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啦!部分性专家诸如李银河、彭晓辉之流受国外资金支持,公开大放厥词,鼓吹同性恋、大学生性解放、手淫无害等荒谬言论,我们必须团结起来积极宣传反色情的意义,挽救中华民族,特别为了下一代的孩子。” 我看这些人病得不轻,已经到了慌不择言满嘴撒村的程度,本来嘛,已经感到要“坐以待毙”的程度了,好像死前捯气儿一样,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 就其中涉及我的几句话略加驳斥: 言论之一:鼓吹同性恋。我的确做过同性恋研究,并且多次向人大政协提出过同性婚姻法案。反对性倾向歧视是世界潮流,已经在LGBT群体的争取之下,写入了联合国的反歧视共识文献,与反对性别歧视、种族歧视等一系列反歧视原则并列。 19世纪 言论之二:手淫无害。这是现代性学的科学结论。认为手淫有害已被公认为“荒谬言论”,一般流行于18、19世纪。 言论之三:受国外资金支持。在我整个学术生涯中,国外资金支持的唯一一项研究是福特基金会资助的珠江三角洲女工状况研究。当时社科院是福特基金会的在华接待单位,故资助了一些社科院的研究项目。其他的研究资金全部来自社科院的院级所级项目资助,项目均如期高质量完成,研究专著有数十部,如果认为其中有“大放厥词”的地方,恳请一一指出,以便答辩。此外,呼吁书以惊悚的口吻讲到“受外国资金支持”,好像它本身已经成为罪名,泄露出一种义和团式的颟顸与冥顽不灵。 最令人惊异的是,他们竟然以为自己是“正能量”,他们代表的是最愚昧落后保守无耻的负能量,是与民主自由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立的负能量。他们的言论虽然极其不得人心,处于摇摇欲坠“坐以待毙”的境地,我觉得还是不能由着他们“大放厥词”,所以要出来给他们当头棒喝:醒醒吧,已经21世纪啦,不是大清朝啦。 我原来根本不想搭理他们,因

    言论之三:受国外资金支持。在我整个学术生涯中,国外资金支持的唯一一项研究是福特基金会资助的珠江三角洲女工状况研究。当时社科院是福特基金会的在华接待单位,故资助了一些社科院的研究项目。其他的研究资金全部来自社科院的院级所级项目资助,项目均如期高质量完成,研究专著有数十部,如果认为其中有“大放厥词”的地方,恳请一一指出,以便答辩。此外,呼吁书以惊悚的口吻讲到“受外国资金支持”,好像它本身已经成为罪名,泄露出为这些人层次太低,如果听到他们,就脏了我的耳朵;如果提到他们,就脏了我的嘴。在国外,也有很激进的反色情人士,但是他们至少都是名作家、名律师什么的,这样的人才能对话,才值得对话。而对这些地痞流氓级的人渣,有什么可说的呢?后来看到他们居然演出了泼粪的全武行,引得杨锦麟老先生都出来鸣不平,请他们手下留情,放过我们这些性学家,再不出来说几句话,倒像是我们怕了他们似的。其实对于这些棺材瓤子,我们何尝有怕呢?他们的思想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了,我们这些活人怎么会怕这些早已死了几百年的人呢? 一种义和团式的颟顸与冥顽不灵

    最令人惊异的是,他们竟然以为自己是“正能量”,他们代表的是最愚昧落后保守无耻的负能量,是与民主自由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立的负能量。他们的言论虽然极其不得人心,处于摇摇欲坠“坐以待毙”的境地,我觉得还是不能由着他们“大放厥词”,所以要出来给他们当头棒喝:醒醒吧,已经21 广州正在举办一年一度的性文化节,其中也听到一些噪音:一个反色情团体在网上呼吁,“要招募大量志愿者去广州性文化节宣传反色情,希望转播正能量的爱心人士一定去现场支持反色情!性文化节主办方展览的图片太色情、暴力、毒害青少年,特别无耻的是竟然计划11月5日去广州大学城宣传,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啦!部分性专家诸如李银河、彭晓辉之流受国外资金支持,公开大放厥词,鼓吹同性恋、大学生性解放、手淫无害等荒谬言论,我们必须团结起来积极宣传反色情的意义,挽救中华民族,特别为了下一代的孩子。” 我看这些人病得不轻,已经到了慌不择言满嘴撒村的程度,本来嘛,已经感到要“坐以待毙”的程度了,好像死前捯气儿一样,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 就其中涉及我的几句话略加驳斥: 言论之一:鼓吹同性恋。我的确做过同性恋研究,并且多次向人大政协提出过同性婚姻法案。反对性倾向歧视是世界潮流,已经在LGBT群体的争取之下,写入了联合国的反歧视共识文献,与反对性别歧视、种族歧视等一系列反歧视原则并列。 世纪啦,不是大清朝啦。

我原来根本不想搭理他们,因为这些人层次太低,如果听到他们,就脏了我的耳朵;如果提到他们,就脏了我的嘴。在国外,也有很激进的反色情人士,但是他们至少都是名作家、名律师什么的,这样的人才能对话,才值得对话。而对这些地痞流氓级的人渣,有什么可说的呢?后来看到他们居然演出了泼粪的全武行,引得杨锦麟老先生都出来鸣不平,请他们手下留情,放过我们这些性学家,再不出来说几句话,倒像是我们怕了他们似的。其实对于这些棺材瓤子,我们何尝有怕呢?他们的思想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了,我们这些活人怎么会怕这些早已死了几百年的人呢?

 

  评论这张
 
阅读(17861)| 评论(1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