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银河的博客

中国女性的性与爱

 
 
 

日志

 
 
关于我

  李银河(1952年2月4日-),北京人,中国社会学家,中国当代作家王小波之妻。1974年至1977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毕业后曾在光明日报做编辑,后来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科学研究。1982年赴美国,1988年获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此后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和任教,从1992年起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和教授。2003年以及2005年她都向两会提出同性婚姻的立法提案。2006年3月5日,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到她已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同性婚姻提案。

网易考拉推荐

两类作家   

2014-09-30 15: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惯,在我的虐恋小说中却变成鞭刑,变成强烈的羞辱和疼痛。我把我的一个短篇小说和一个中篇小说取名为《2084》,就是为了向奥威尔致敬,也因为它们的主题是奥威尔首创。按说不该给两篇小说起同样的标题,可是我想不出更合适的标题,它是唯一合适的标题。 对于作家的这个归类当然只是一个大致的概括,其实,现实主义作家也要有远超常人的想象力;浪漫主义或超现实主义作家也需要丰富的体验,特别是内心体验。两类作家的共同点在于都要拥有超越常人的敏感心灵,无论对于外源性刺激还是内源性刺激,都要拥有超越常人的那份敏感。

       一类作家有常人没有的经历,如牙买加·琴凯德,如莫言;另一类作家主要凭想象力,如乔治·奥威尔,如王小波。

惯,在我的虐恋小说中却变成鞭刑,变成强烈的羞辱和疼痛。我把我的一个短篇小说和一个中篇小说取名为《2084》,就是为了向奥威尔致敬,也因为它们的主题是奥威尔首创。按说不该给两篇小说起同样的标题,可是我想不出更合适的标题,它是唯一合适的标题。 对于作家的这个归类当然只是一个大致的概括,其实,现实主义作家也要有远超常人的想象力;浪漫主义或超现实主义作家也需要丰富的体验,特别是内心体验。两类作家的共同点在于都要拥有超越常人的敏感心灵,无论对于外源性刺激还是内源性刺激,都要拥有超越常人的那份敏感。 琴凯德《我母亲的自传》(My Mother)那个第一人称的小女孩,出生时母亲去世,父亲把他放在别人家里长到七岁,然后把她带回一个有个天天盼她死掉的继母的家庭,这样的经历没有几个人有,所以当她说出“没有一个人爱我”的时候,是那么悲怆,那么绝望。相信没有此类体验的人,绝对写不出来,即便写出来也不像她写得那么自然。《饥饿的女儿》也是因为作者作为私生女寄人篱下总是在找寻父亲而动人,该作者其他的小说就没法儿看了。当莫言说《透明的红萝卜》里面的黑孩就是他自己时,话里有相当多真实的成分。

一类作家有常人没有的经历,如牙买加·琴凯德,如莫言;另一类作家主要凭想象力,如乔治·奥威尔,如王小波。 琴凯德《我母亲的自传》(My Mother)那个第一人称的小女孩,出生时母亲去世,父亲把他放在别人家里长到七岁,然后把她带回一个有个天天盼她死掉的继母的家庭,这样的经历没有几个人有,所以当她说出“没有一个人爱我”的时候,是那么悲怆,那么绝望。相信没有此类体验的人,绝对写不出来,即便写出来也不像她写得那么自然。《饥饿的女儿》也是因为作者作为私生女寄人篱下总是在找寻父亲而动人,该作者其他的小说就没法儿看了。当莫言说《透明的红萝卜》里面的黑孩就是他自己时,话里有相当多真实的成分。 与身历其境的作家不同,另一类作家大都凭想象,只是有感同身受的本事而已。乔治·奥威尔写出《1984》,只是从英国到苏联去转了一圈,他所写的那个极权社会全凭想象,完全没有身历其境,深受其害。雨果的《悲惨世界》《九三年》全凭对故事和人物的浪漫想象,法国当时的社会生活和法国大革命仅仅是故事的背景,而不是作者写作的重心。王小波的《红拂

与身历其境的作家不同,另一类作家大都凭想象,只是有感同身受的本事而已。乔治·奥威尔写出《1984 一类作家有常人没有的经历,如牙买加·琴凯德,如莫言;另一类作家主要凭想象力,如乔治·奥威尔,如王小波。 琴凯德《我母亲的自传》(My Mother)那个第一人称的小女孩,出生时母亲去世,父亲把他放在别人家里长到七岁,然后把她带回一个有个天天盼她死掉的继母的家庭,这样的经历没有几个人有,所以当她说出“没有一个人爱我”的时候,是那么悲怆,那么绝望。相信没有此类体验的人,绝对写不出来,即便写出来也不像她写得那么自然。《饥饿的女儿》也是因为作者作为私生女寄人篱下总是在找寻父亲而动人,该作者其他的小说就没法儿看了。当莫言说《透明的红萝卜》里面的黑孩就是他自己时,话里有相当多真实的成分。 与身历其境的作家不同,另一类作家大都凭想象,只是有感同身受的本事而已。乔治·奥威尔写出《1984》,只是从英国到苏联去转了一圈,他所写的那个极权社会全凭想象,完全没有身历其境,深受其害。雨果的《悲惨世界》《九三年》全凭对故事和人物的浪漫想象,法国当时的社会生活和法国大革命仅仅是故事的背景,而不是作者写作的重心。王小波的《红拂》,只是从英国到苏联去转了一圈,他所写的那个极权社会全凭想象,完全没有身历其境,深受其害。雨果的《悲惨世界》《九三年》全凭对故事和人物的浪漫想象,法国当时的社会生活和法国大革命仅仅是故事的背景,而不是作者写作的重心。王小波的《红拂夜奔》更是想象力的汪洋恣肆,在古今时空中穿来穿去,随心所欲,人都变成鰩鱼了,像个大扁片儿,从门缝里游过来。

两类作家的作品可以一样好。前者多为现实主义的;后者多为浪漫主义或超现实主义的。作品成功的关键在于对事物有超出常人的感觉。而前者更多是外源性的,后者更多是内源性的。

如果没有超常的敏感,对事物没有超常的感觉,作家就没有写作冲动,写出来的东西也不会好看。可是这种超常感觉,第一类作家往往来自亲身经历,是外部环境的刺激凌厉地加在敏感的肌肤之上,令作者感到刺痛。琴凯德打碎了养母珍爱的彩碟,被她罚跪,坚硬的石头对小女孩膝头的折磨为她带来生理的刺痛。莫言的黑孩在饥饿中挣扎,胃里的空虚让他头晕眼花,痛苦难当。第二类作家对事物的超常感觉往往来自内心,他们都有超常敏感的心灵,对于同样的事物,常人感觉是一,他们的感觉却是十。被权力监视在极权社会中是人普遍的生存状态,但是一般人对此浑然不觉,而奥威尔却感觉强烈,强烈到在他的心目中变成“电眼”和“老大哥”这样的形象。一般人对于被封杀、被点名批评感觉麻木,觉得稀松平常,司空见惯,在我的虐恋小说中却变成鞭刑,变成强烈的羞辱和疼痛。我把我的一个短篇小说和一个中篇小说取名为《2084夜奔》更是想象力的汪洋恣肆,在古今时空中穿来穿去,随心所欲,人都变成鰩鱼了,像个大扁片儿,从门缝里游过来。 两类作家的作品可以一样好。前者多为现实主义的;后者多为浪漫主义或超现实主义的。作品成功的关键在于对事物有超出常人的感觉。而前者更多是外源性的,后者更多是内源性的。 如果没有超常的敏感,对事物没有超常的感觉,作家就没有写作冲动,写出来的东西也不会好看。可是这种超常感觉,第一类作家往往来自亲身经历,是外部环境的刺激凌厉地加在敏感的肌肤之上,令作者感到刺痛。琴凯德打碎了养母珍爱的彩碟,被她罚跪,坚硬的石头对小女孩膝头的折磨为她带来生理的刺痛。莫言的黑孩在饥饿中挣扎,胃里的空虚让他头晕眼花,痛苦难当。第二类作家对事物的超常感觉往往来自内心,他们都有超常敏感的心灵,对于同样的事物,常人感觉是一,他们的感觉却是十。被权力监视在极权社会中是人普遍的生存状态,但是一般人对此浑然不觉,而奥威尔却感觉强烈,强烈到在他的心目中变成“电眼”和“老大哥”这样的形象。一般人对于被封杀、被点名批评感觉麻木,觉得稀松平常,司空见》,就是为了向奥威尔致敬,也因为它们的主题是奥威尔首创。按说不该给两篇小说起同样的标题,可是我想不出更合适的标题,它是唯一合适的标题。

对于作家的这个归类当然只是一个大致的概括,其实,现实主义作家也要有远超常人的想象力;浪漫主义或超现实主义作家也需要丰富的体验,特别是内心体验。两类作家的共同点在于都要拥有超越常人的敏感心灵,无论对于外源性刺激还是内源性刺激,都要拥有超越常人的那份敏感。

  评论这张
 
阅读(13059)|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