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银河的博客

中国女性的性与爱

 
 
 

日志

 
 
关于我

  李银河(1952年2月4日-),北京人,中国社会学家,中国当代作家王小波之妻。1974年至1977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毕业后曾在光明日报做编辑,后来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科学研究。1982年赴美国,1988年获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此后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和任教,从1992年起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和教授。2003年以及2005年她都向两会提出同性婚姻的立法提案。2006年3月5日,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到她已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同性婚姻提案。

网易考拉推荐

迟到的扫墓   

2015-04-21 19:59:00|  分类: 佛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应4月11日去扫墓的,今天才去,因为在正日子的时候,我还在波士顿附近的瓦尔登湖。 仅比常年晚了10天,佛山陵园的桃花就都败了,往年每次来时,路两边的桃花都正在盛开,而今粉白的桃花已尽皆飘落,荡然无存,好像在责备我的晚到。 从去年开始,通向高山顶上镌刻着“王小波之墓”的那块巨石的小路已经被我们修成了一条石板路,过去需要手脚并用才能走到跟前,现在可以拾阶而上了。我们摆上了花,在墓前呆了一会儿。 转眼之间,已经是十八年过去,小波,你在那个世界过得可好?听说在天堂里,人不用吃饭,只是终日游荡,无所事事,优哉游哉,跟我目前的生活也差不太多。这些年,我一直在认真修炼,而修炼的目标之一就是“一生死”,即渐渐抹掉生与死之间的界限,将二者合二为
    本应4 本应4月11日去扫墓的,今天才去,因为在正日子的时候,我还在波士顿附近的瓦尔登湖。 仅比常年晚了10天,佛山陵园的桃花就都败了,往年每次来时,路两边的桃花都正在盛开,而今粉白的桃花已尽皆飘落,荡然无存,好像在责备我的晚到。 从去年开始,通向高山顶上镌刻着“王小波之墓”的那块巨石的小路已经被我们修成了一条石板路,过去需要手脚并用才能走到跟前,现在可以拾阶而上了。我们摆上了花,在墓前呆了一会儿。 转眼之间,已经是十八年过去,小波,你在那个世界过得可好?听说在天堂里,人不用吃饭,只是终日游荡,无所事事,优哉游哉,跟我目前的生活也差不太多。这些年,我一直在认真修炼,而修炼的目标之一就是“一生死”,即渐渐抹掉生与死之间的界限,将二者合二为11日去扫墓的,今天才去,因为在正日子的时候,我还在波士顿附近的瓦尔登湖。

;灵魂在人死后不复存在;没有轮回转世……在大多数我最关注的问题上,我们的观点完全一致。在小波墓前,我再次想起了这次长谈,想起了关于灵魂和生命意义的讨论。 我马上就要回去威海常住了。当年我们一起登刘公岛一起在海边望海的往事还历历在目,而今已是物是人非,阴阳两隔。我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而且越来越冷静,我正在努力争取达到“一生死”的境界。我觉得我快修炼成功了。

仅比常年晚了10天,佛山陵园的桃花就都败了,往年每次来时,路两边的桃花都正在盛开,而今粉白的桃花已尽皆飘落,荡然无存,好像在责备我的晚到。

从去年开始,通向高山顶上镌刻着“王小波之墓”的那块巨石的小路已经被我们修成了一条石板路,过去需要手脚并用才能走到跟前,现在可以拾阶而上了。我们摆上了花,在墓前呆了一会儿。

;灵魂在人死后不复存在;没有轮回转世……在大多数我最关注的问题上,我们的观点完全一致。在小波墓前,我再次想起了这次长谈,想起了关于灵魂和生命意义的讨论。 我马上就要回去威海常住了。当年我们一起登刘公岛一起在海边望海的往事还历历在目,而今已是物是人非,阴阳两隔。我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而且越来越冷静,我正在努力争取达到“一生死”的境界。我觉得我快修炼成功了。

转眼之间,已经是十八年过去,小波,你在那个世界过得可好?听说在天堂里,人不用吃饭,只是终日游荡,无所事事,优哉游哉,跟我目前的生活也差不太多。这些年,我一直在认真修炼,而修炼的目标之一就是“一生死”,即渐渐抹掉生与死之间的界限,将二者合二为一,至少要修炼到界限模糊的境界。仔细想想,从宏观的角度,也就是从宇宙的角度,人这个渺小的生物体在世间只不过存在短短的一瞬而已,很快一切就会灰飞烟灭,像山下那些前几日还迎风怒放的花朵,凄然飘落,无影无踪。

一,至少要修炼到界限模糊的境界。仔细想想,从宏观的角度,也就是从宇宙的角度,人这个渺小的生物体在世间只不过存在短短的一瞬而已,很快一切就会灰飞烟灭,像山下那些前几日还迎风怒放的花朵,凄然飘落,无影无踪。 最近读到莱特曼(AlanLightman)的小说《G先生》,他这本小说写的是宇宙的起源以及生命意义等等我最关注的问题,其中谈到人死之后,他的血肉化作分子,粘在很多有机物和无机物身上,粘在几百万个人的身上,重新成为生命体,可惜那已经不是他了,他的灵魂也永远地消失了。莱特曼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唯一一位双科教授,他教物理和写作,他用小说形式阐述物理学的原理。在他家附近的一间咖啡馆,我们做了一次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交谈,我特意验证了一下双方的观点:神不存在 最近读到莱特曼(Alan Lightman)的小说《一,至少要修炼到界限模糊的境界。仔细想想,从宏观的角度,也就是从宇宙的角度,人这个渺小的生物体在世间只不过存在短短的一瞬而已,很快一切就会灰飞烟灭,像山下那些前几日还迎风怒放的花朵,凄然飘落,无影无踪。 最近读到莱特曼(AlanLightman)的小说《G先生》,他这本小说写的是宇宙的起源以及生命意义等等我最关注的问题,其中谈到人死之后,他的血肉化作分子,粘在很多有机物和无机物身上,粘在几百万个人的身上,重新成为生命体,可惜那已经不是他了,他的灵魂也永远地消失了。莱特曼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唯一一位双科教授,他教物理和写作,他用小说形式阐述物理学的原理。在他家附近的一间咖啡馆,我们做了一次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交谈,我特意验证了一下双方的观点:神不存在G先生》,他这本小说写的是宇宙的起源以及生命意义等等我最关注的问题,其中谈到人死之后,他的血肉化作分子,粘在很多有机物和无机物身上,粘在几百万个人的身上,重新成为生命体,可惜那已经不是他了,他的灵魂也永远地消失了。莱特曼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唯一一位双科教授,他教物理和写作,他用小说形式阐述物理学的原理。在他家附近的一间咖啡馆,我们做了一次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交谈,我特意验证了一下双方的观点:神不存在;灵魂在人死后不复存在;没有轮回转世……在大多数我最关注的问题上,我们的观点完全一致。在小波墓前,我再次想起了这次长谈,想起了关于灵魂和生命意义的讨论。

我马上就要回去威海常住了。当年我们一起登刘公岛一起在海边望海的往事还历历在目,而今已是物是人非,阴阳两隔。我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而且越来越冷静,我正在努力争取达到“一生死”的境界。我觉得我快修炼成功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431)|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