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银河的博客

中国女性的性与爱

 
 
 

日志

 
 
关于我

  李银河(1952年2月4日-),北京人,中国社会学家,中国当代作家王小波之妻。1974年至1977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毕业后曾在光明日报做编辑,后来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科学研究。1982年赴美国,1988年获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此后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和任教,从1992年起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和教授。2003年以及2005年她都向两会提出同性婚姻的立法提案。2006年3月5日,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到她已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同性婚姻提案。

网易考拉推荐

事情正在变得越来越荒诞  

2015-04-07 21: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这些日子,受布朗大学邀请,做一个讲演(中国同性恋的法律地位),还会参加一个座谈(对虐恋现象的研究)。布朗离波士顿一个半小时车程,我住在一个朋友的家里。她家离瓦尔登湖只有五分钟的车程,昨天她陪我沿着瓦尔登湖走了一圈,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梭罗是我的偶像,此行确实怀着朝圣一般的心情。 在美期间,遇到一件荒诞不经的事情,令人感到痛心疾首,无以名之:有五个小女孩因为策划在公交车里散发反对性骚扰的材料被逮捕,引得世界各国的女权主义者抗议,要求释放她们。外交部发言人的回应是:没有任何人有权要求放人。结果抗议的人越来越多,连希拉里都发了一条推特:“中国必须结束对五位女权行动者的拘禁。这是不可原谅的。” 这件事情之所以显得十分荒诞,原因在于:男女平等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属于主流意识形态,中国在提高妇女地位方面一直属于做得不错的,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的评比当中,中国排名很靠前,在第28位。今年两会上,反家暴立法已经被排上议事日程,很快就会出台,中国政府怎么会站在支持性骚扰(反对反性骚扰)的一边呢?这不是太过荒诞的一件事情吗? 这个事件暴露出来的是目前中国的维稳思路和措施与互联网时代的不协调。每一个希望中国发展进步的人都不愿意看到中国动乱,而希望中国秩序井然地走向繁荣富强,但是由于中国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手机用户达到14亿,几乎人手一部,而且几乎所有认字的人全都上网,旧有的一些做法就显得越来越过时,越来越荒诞,比如对某一信息的屏蔽封锁。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屏蔽信息是当真可以做             最近这些日子,受布朗大学邀请,做一个讲演(中国同性恋的法律地位),还会参加一个座谈(对虐恋现象的研究)。布朗离波士顿一个半小时车程,我住在一个朋友的家里。她家离瓦尔登湖只有五分钟的车程,昨天她陪我沿着瓦尔登湖走了一圈,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梭罗是我的偶像,此行确实怀着朝圣一般的心情。

最近这些日子,受布朗大学邀请,做一个讲演(中国同性恋的法律地位),还会参加一个座谈(对虐恋现象的研究)。布朗离波士顿一个半小时车程,我住在一个朋友的家里。她家离瓦尔登湖只有五分钟的车程,昨天她陪我沿着瓦尔登湖走了一圈,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梭罗是我的偶像,此行确实怀着朝圣一般的心情。 在美期间,遇到一件荒诞不经的事情,令人感到痛心疾首,无以名之:有五个小女孩因为策划在公交车里散发反对性骚扰的材料被逮捕,引得世界各国的女权主义者抗议,要求释放她们。外交部发言人的回应是:没有任何人有权要求放人。结果抗议的人越来越多,连希拉里都发了一条推特:“中国必须结束对五位女权行动者的拘禁。这是不可原谅的。” 这件事情之所以显得十分荒诞,原因在于:男女平等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属于主流意识形态,中国在提高妇女地位方面一直属于做得不错的,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的评比当中,中国排名很靠前,在第28位。今年两会上,反家暴立法已经被排上议事日程,很快就会出台,中国政府怎么会站在支持性骚扰(反对反性骚扰)的一边呢?这不是太过荒诞的一件事情吗? 这个事件暴露出来的是目前中国的维稳思路和措施与互联网时代的不协调。每一个希望中国发展进步的人都不愿意看到中国动乱,而希望中国秩序井然地走向繁荣富强,但是由于中国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手机用户达到14亿,几乎人手一部,而且几乎所有认字的人全都上网,旧有的一些做法就显得越来越过时,越来越荒诞,比如对某一信息的屏蔽封锁。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屏蔽信息是当真可以做

            在美期间,遇到一件荒诞不经的事情,令人感到痛心疾首,无以名之:有五个小女孩因为策划在公交车里散发反对性骚扰的材料被逮捕,引得世界各国的女权主义者抗议,要求释放她们。外交部发言人的回应是:没有任何人有权要求放人。结果抗议的人越来越多,连希拉里都发了一条推特:“中国必须结束对五位女权行动者的拘禁。这是不可原谅的。”

最近这些日子,受布朗大学邀请,做一个讲演(中国同性恋的法律地位),还会参加一个座谈(对虐恋现象的研究)。布朗离波士顿一个半小时车程,我住在一个朋友的家里。她家离瓦尔登湖只有五分钟的车程,昨天她陪我沿着瓦尔登湖走了一圈,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梭罗是我的偶像,此行确实怀着朝圣一般的心情。 在美期间,遇到一件荒诞不经的事情,令人感到痛心疾首,无以名之:有五个小女孩因为策划在公交车里散发反对性骚扰的材料被逮捕,引得世界各国的女权主义者抗议,要求释放她们。外交部发言人的回应是:没有任何人有权要求放人。结果抗议的人越来越多,连希拉里都发了一条推特:“中国必须结束对五位女权行动者的拘禁。这是不可原谅的。” 这件事情之所以显得十分荒诞,原因在于:男女平等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属于主流意识形态,中国在提高妇女地位方面一直属于做得不错的,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的评比当中,中国排名很靠前,在第28位。今年两会上,反家暴立法已经被排上议事日程,很快就会出台,中国政府怎么会站在支持性骚扰(反对反性骚扰)的一边呢?这不是太过荒诞的一件事情吗? 这个事件暴露出来的是目前中国的维稳思路和措施与互联网时代的不协调。每一个希望中国发展进步的人都不愿意看到中国动乱,而希望中国秩序井然地走向繁荣富强,但是由于中国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手机用户达到14亿,几乎人手一部,而且几乎所有认字的人全都上网,旧有的一些做法就显得越来越过时,越来越荒诞,比如对某一信息的屏蔽封锁。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屏蔽信息是当真可以做

            这件事情之所以显得十分荒诞,原因在于:男女平等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属于主流意识形态,中国在提高妇女地位方面一直属于做得不错的,在全世界到的,而现在就几乎成为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可以勉强做到一时,但是无法持久,因为有太多的渠道可以令信息传播。在互联网时代,与其试图去封锁一个信息,不如去纠正做错的事情,成本要小得多。 这个事件暴露出来的问题有以下数种: 一是想把所有的群聚事件消灭在策划阶段是不可能的。中国有13亿人,有几个人在屋子里策划一件事情,准备上街去做,这种事情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如果全都要抓,全都要防范,那行政经费实在难以负担。 二是并不是所有的群聚事件都会导致社会动乱。群聚事件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为了解决具体问题,一类是为了比较抽象的目标。前者如出租司机的罢工,要求的仅仅是提高工资;后者就像这五个女孩子,就是为了呼吁反对性骚扰。对于有具体目标的事件有针对性地协商解决就好了,对于后者则可以完全不必管它,因为它只是表达一种观点而已,人们可能同意她们的观点,可能反对她们的观点,仅仅是一种观念上的冲击,不会直接导致任何具体的后果。为什么要去制止呢?连呼吁反对性骚扰这样的事情都要管起来,中国的事情还管得过来吗?要浪费多少警力?要把警力在现有的基础上增加多少倍才够用?不考虑行政成本问题吗?目前中国的行政成本在世界横向比较中已经是偏高的了,还想让它继续升高吗?如果凡属于后一类事件全都不去管,行政成本能降低多少?如果把这笔钱用在全民福利(医疗、教育、养老)上,将使得社会矛盾减少多少? 三是做了错事立即改正比封锁信息要好得多。这个事件属于明显做错:错误一,寻衅滋事罪无法成立,因为事情只在策划中,还没做;二是被策划100多个国家的评比当中,中国排名很靠前,在第28到的,而现在就几乎成为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可以勉强做到一时,但是无法持久,因为有太多的渠道可以令信息传播。在互联网时代,与其试图去封锁一个信息,不如去纠正做错的事情,成本要小得多。 这个事件暴露出来的问题有以下数种: 一是想把所有的群聚事件消灭在策划阶段是不可能的。中国有13亿人,有几个人在屋子里策划一件事情,准备上街去做,这种事情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如果全都要抓,全都要防范,那行政经费实在难以负担。 二是并不是所有的群聚事件都会导致社会动乱。群聚事件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为了解决具体问题,一类是为了比较抽象的目标。前者如出租司机的罢工,要求的仅仅是提高工资;后者就像这五个女孩子,就是为了呼吁反对性骚扰。对于有具体目标的事件有针对性地协商解决就好了,对于后者则可以完全不必管它,因为它只是表达一种观点而已,人们可能同意她们的观点,可能反对她们的观点,仅仅是一种观念上的冲击,不会直接导致任何具体的后果。为什么要去制止呢?连呼吁反对性骚扰这样的事情都要管起来,中国的事情还管得过来吗?要浪费多少警力?要把警力在现有的基础上增加多少倍才够用?不考虑行政成本问题吗?目前中国的行政成本在世界横向比较中已经是偏高的了,还想让它继续升高吗?如果凡属于后一类事件全都不去管,行政成本能降低多少?如果把这笔钱用在全民福利(医疗、教育、养老)上,将使得社会矛盾减少多少? 三是做了错事立即改正比封锁信息要好得多。这个事件属于明显做错:错误一,寻衅滋事罪无法成立,因为事情只在策划中,还没做;二是被策划位。今年两会上,反家暴立法已经被排上议事日程,很快就会出台,中国政府怎么会站在支持性骚扰(反对反性骚扰)的一边呢?这不是太过荒诞的一件事情吗?

            这个事件暴露出来的是目前中国的维稳思路和措施与互联网时代的不协调。每一个希望中国发展进步的人都不愿意看到中国动乱,而希望中国秩序井然地走向繁荣富强,但是由于中国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手机用户达到14亿,几乎人手一部,而且几乎所有认字的人全都上网,旧有的一些做法就显得越来越过时,越来越荒诞,比如对某一信息的屏蔽封锁。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屏蔽信息是当真可以做到的,而现在就几乎成为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可以勉强做到一时,但是无法持久,因为有太多的渠道可以令信息传播。在互联网时代,与其试图去封锁一个信息,不如去纠正做错的事情,成本要小得多。

            这个事件暴露出来的问题有以下数种:

到的,而现在就几乎成为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可以勉强做到一时,但是无法持久,因为有太多的渠道可以令信息传播。在互联网时代,与其试图去封锁一个信息,不如去纠正做错的事情,成本要小得多。 这个事件暴露出来的问题有以下数种: 一是想把所有的群聚事件消灭在策划阶段是不可能的。中国有13亿人,有几个人在屋子里策划一件事情,准备上街去做,这种事情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如果全都要抓,全都要防范,那行政经费实在难以负担。 二是并不是所有的群聚事件都会导致社会动乱。群聚事件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为了解决具体问题,一类是为了比较抽象的目标。前者如出租司机的罢工,要求的仅仅是提高工资;后者就像这五个女孩子,就是为了呼吁反对性骚扰。对于有具体目标的事件有针对性地协商解决就好了,对于后者则可以完全不必管它,因为它只是表达一种观点而已,人们可能同意她们的观点,可能反对她们的观点,仅仅是一种观念上的冲击,不会直接导致任何具体的后果。为什么要去制止呢?连呼吁反对性骚扰这样的事情都要管起来,中国的事情还管得过来吗?要浪费多少警力?要把警力在现有的基础上增加多少倍才够用?不考虑行政成本问题吗?目前中国的行政成本在世界横向比较中已经是偏高的了,还想让它继续升高吗?如果凡属于后一类事件全都不去管,行政成本能降低多少?如果把这笔钱用在全民福利(医疗、教育、养老)上,将使得社会矛盾减少多少? 三是做了错事立即改正比封锁信息要好得多。这个事件属于明显做错:错误一,寻衅滋事罪无法成立,因为事情只在策划中,还没做;二是被策划

            一是想把所有的群聚事件消灭在策划阶段是不可能的。中国有13亿人,有几个人在屋子里策划一件事情,准备上街去做,这种事情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如果全都要抓,全都要防范,那行政经费实在难以负担。

            二是并不是所有的群聚事件都会导致社会动乱。群聚事件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为了解决具体问题,一类是为了比较抽象的目标。前者如出租司机的罢工,要求的仅仅是提高工资;后者就像这五个女孩子,就是为了呼吁反对性骚扰。对于有具体目标的事件有针对性地协商解决就好了,对于后者则可以完全不必管它,因为它只是表达一种观点而已,人们可能同意她们的观点,可能反对她们的观点,仅仅是一种观念上的冲击,不会直接导致任何具体的后果。为什么要去制止呢?连呼吁反对性骚扰这样的事情都要管起来,中国的事情还管得过来吗?要浪费多少警力?要把警力在现有的基础上增加多少倍才够用?不考虑行政成本问题吗?目前中国的行政成本在世界横向比较中已经是偏高的了,还想让它继续升高吗?如果凡属于后一类事件全都不去管,行政成本能降低多少?如果把这笔钱用在全民福利(医疗、教育、养老)上,将使得社会矛盾减少多少?

            三是做了错事立即改正比封锁信息要好得多。这个事件属于明显做错:错误一,寻衅滋事罪无法成立,因为事情只在策划中,还没做;二是被策划之事是政治正确的,反对性骚扰符合刑法精神(猥亵妇女罪条款),符合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符合现有的妇女权益保障法,符合主流意识形态。做了这样的错事,马上纠正放人就一点事儿没有了,坚持不改加封锁消息,将错就错,只能使得事情越闹越大,不可收拾。本来中国在男女平等方面形象很好,很正面,现在却因为这件事遭到全世界女权主义者的抗议,平白无故自毁形象,在本应得分的地方丢分,令人扼腕叹息。

最近这些日子,受布朗大学邀请,做一个讲演(中国同性恋的法律地位),还会参加一个座谈(对虐恋现象的研究)。布朗离波士顿一个半小时车程,我住在一个朋友的家里。她家离瓦尔登湖只有五分钟的车程,昨天她陪我沿着瓦尔登湖走了一圈,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梭罗是我的偶像,此行确实怀着朝圣一般的心情。 在美期间,遇到一件荒诞不经的事情,令人感到痛心疾首,无以名之:有五个小女孩因为策划在公交车里散发反对性骚扰的材料被逮捕,引得世界各国的女权主义者抗议,要求释放她们。外交部发言人的回应是:没有任何人有权要求放人。结果抗议的人越来越多,连希拉里都发了一条推特:“中国必须结束对五位女权行动者的拘禁。这是不可原谅的。” 这件事情之所以显得十分荒诞,原因在于:男女平等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属于主流意识形态,中国在提高妇女地位方面一直属于做得不错的,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的评比当中,中国排名很靠前,在第28位。今年两会上,反家暴立法已经被排上议事日程,很快就会出台,中国政府怎么会站在支持性骚扰(反对反性骚扰)的一边呢?这不是太过荒诞的一件事情吗? 这个事件暴露出来的是目前中国的维稳思路和措施与互联网时代的不协调。每一个希望中国发展进步的人都不愿意看到中国动乱,而希望中国秩序井然地走向繁荣富强,但是由于中国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手机用户达到14亿,几乎人手一部,而且几乎所有认字的人全都上网,旧有的一些做法就显得越来越过时,越来越荒诞,比如对某一信息的屏蔽封锁。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屏蔽信息是当真可以做            这件事给人的感觉就像蝴蝶效应,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有一只蝴蝶呼扇了一下翅膀,结果在世界的另一个地方竟演变成一场风暴。太不应当让事情沿着荒诞的方向愈演愈烈。只要把人放了,这场风暴就可以避免。同时,一定要通过这个事件检讨维稳的总体思路和做法,否则只能事倍功半,甚至适得其反:初衷是维稳,结果使社会更加动荡不安。

  评论这张
 
阅读(67804)| 评论(2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