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银河的博客

中国女性的性与爱

 
 
 

日志

 
 
关于我

  李银河(1952年2月4日-),北京人,中国社会学家,中国当代作家王小波之妻。1974年至1977年就读于山西大学,毕业后曾在光明日报做编辑,后来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科学研究。1982年赴美国,1988年获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此后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和任教,从1992年起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和教授。2003年以及2005年她都向两会提出同性婚姻的立法提案。2006年3月5日,李银河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到她已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同性婚姻提案。

网易考拉推荐

人能不能选择超然物外的生活方式   

2015-06-04 09: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取超然物外的生活态度需要两个前提:一个是没有重大社会危机,比如战争、革命;另一个是具有满足生存必需的条件,比如基本温饱的环境。

       在发生了重大社会危机的时代,人无法超然物外,正如抗战时期的一句流行语:偌大的华北容不下一张书桌。热血青年除了奔赴抗日前线,别无选择。在法国战败投降的日子,有良心的人也不得不参加地下抵抗运动,就连萨特这样的大学者也不能超然物外。

       在生存的必需品尚未满足的情况下,人也无法超然物外。比如遇到大饥荒,人不得不为存活奋斗。即使到达了温饱线,人还要有一个大致体面的物质生活水准,如果需要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忧烦,那也仍旧无法超然物外。

       在社会生活基本正常的时代(赶上这种时代的人真是幸运儿),就可以采取超然物外的生活态度了。别人的生存斗争可以不是我的斗争,社会上各种利益集团之间的斗争和争论,也可以不是我的斗争。只要自己的生存和利益没有受到损害,就可以取一种超然物外的生活姿态。

       福柯讲过,所有的作用力都会遇到反作用力,但是反观此言,如果没有受到作用力,也就不必发起反制。那么,一些抽象的东西要不要去争取呢,比如说民主和自由?要不要积极参与社会运动呢?我的想法是,只有感觉到具体的压迫,才去反抗,抽象的就不必。例如,自己的言论被禁了,这时就批判对言论的钳制,可是不必去参加目标宽泛的民主运动,因为不同社会中的政治机制有历史的积淀传承,有利有弊,比如集权的不自由是弊,有效率是利;民主的自由是利,无效率是弊,二者并非黑白分明,对错并非不言自明。即使是绝对正确的原则,也有引入一个具体环境变成错误的,比如在非洲国家引入民主制,导致的是部族仇杀。

       综上所述,在没有发生重大社会危机的情况下,在生存必需可以得到满足的情况下,在没有受到具体压迫的情况下,人可以选择超然物外的生活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229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